流泪秃秃头

暗宵(All凯莉)

一个很奇怪的大正风尝试
OOC有,可以说是非常OOC了
私设有
女武士凯莉设定
辣眼睛预警
金凯,雷凯,嘉凯

——————————————

金凯

金不懂自己的老师,但他觉得读不懂也没什么,只要能在一起就好了。
健气少年擦擦汗,黄昏将至,白日里树木青草闪耀的密林快要披上另一层面纱,暗自认为再不回去会被师父担心的金收好今天的猎物晃晃悠悠朝着两人同居的木屋走去。
凯莉是他的师父,虽然女武士并不承认这点,在某次比试中她轻轻松松击败了天赋异禀却因粗心浑身破绽的年轻剑客之后,这家伙便一直缠着她,素来独居的少女秉着无聊找乐子逗弄金的话语反而被对方信以为真,甚至跪拜在她的住所,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收留忠犬,蛮横指使他负责日常起居,反正魔女小姐本来也不擅长就是了。
黑发女子懒洋洋侧躺在门扇旁,鸦发停驻着粉色星辰,本该娇俏甜美的颜色却是不尽妖娆魅惑,她抬头看看天际,脱下刺目外衣的太阳此时柔软可亲,快要没入大地的拥抱时仍不忘吻过万物使其沾染色彩。
“太慢了。”看到弟子模样滑稽可笑提留着野味,烦躁无聊的魔女终于等来了玩具,眉眼弯弯出言挑衅。

————————————————
雷凯

昨夜雨下很大,淅淅沥沥夹杂电闪雷鸣使老板娘难以入睡,大清早便开始忙起来准备开张。
早春樱花开的正是季节,粉嫩清纯煞是令人喜爱,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毫不留情把这丽人拂落在地,破碎的青色石板卷着泥泞将其吞噬,隐隐约约在这肮脏的地面上飘零着星星点点粉白。
他就这样踩着残花而来。
来者是位体态轻盈的年轻武士,与同行相比实在是娇小柔弱,他走进居酒屋找了个角落安安静静坐下,可艳丽风流的容貌早已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女孩们抢着凑到他跟前去,少年武士像是感受到了热情,对着她们微微颔首示意,老板娘无奈之下只得亲自出马,少年黑发柔如绸缎,安安静静垂下一条墨色瀑布,素白如玉的纤纤细手捧起茶碗抿了一口后便放下了,听到老板娘的询问,那双多情潋滟的蓝色眸子微眯似是无声的邀请。
“等我朋友到了一起吧。”
原来是她,不是他。老板娘尚未调整好心情,便有炸雷般回应响起。
“什么时候咱俩是朋友了!”
女武士抿唇轻笑,叩叩桌子示意对方坐下,男人轻啧一声依言照做,点了清酒后不耐烦示意她退下,蓝发青年衣着素淡却气势咄咄逼人,他解下腰间别着的兵器,随意将其抛在桌子上,大动作使得茶水溅落一部分在外,而艳丽少女不为所动,加深了本就明艳的笑容。
她回应,“随口说说而已,别太在意。”门外樱花也不能同这对朱唇相比。
“呵。”
黑发女子从怀中取出信函,随意抛过去,看到对方眼明手快接住后便起身离开,独留他一人。
好像从未有人来过。他想,神使鬼差拿起魔女用过的茶碗豪迈饮下。
中了魔女的毒 无药可解。

————————————————

嘉凯
“你在想什么?”她问
我在想怎么把你这身衣服脱掉。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嘉德罗斯粗暴扯下外套上面的金色纽扣,阳光折射出的颜色不仅刺痛了眼睛,更伤及心脏。
金色,金。
他讨厌能让凯莉想到金的一切事物。
墨粉色蝴蝶毫无防备拘束在将军的囚笼中,然而蝴蝶向来游戏人间处处留情,轻轻振翅毫不留恋飞向另一个拥抱屡见不鲜,他对于能否永久留下少女这件事罕见的丧失了自信,陷入狂躁中。
笨拙粗暴吻上那双唇。
你是我的。
不顾对方的反抗,他箍紧双臂,突然想起前段时间自己亲手剪下的玫瑰花,本想拿去送给她却因为不小心接触到刺而失手落地,多么相似,我因接触到你而遍体鳞伤。
那么,就让我剪去你的刺和双翅吧。
他加深了这个吻。

评论(4)
热度(77)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