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Daybreak②

OOC预警

中二预警,负能量预警,凯莉已死亡预警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可爱们,好慌不知道能不能响应你们的期待,如果有建议和捉虫请留言,爱你们!٩(˘◡˘ )

——————————————————————

03.
糟糕透了,自从来到格瑞的庄园诸事不顺,我现在万分想念亲爱的丈夫,至少有他在,下人的流言蜚语也许会稍微少那么一点。他们努力掩饰,然而敏感的女主人仍旧能在那些低眉顺眼的脸庞中品出不屑,凯莉同这些人平生素未谋面,可正是因为未知而美丽,她蒙着一块面纱,大多数人渴望揭下白纱看到新娘红润娇羞的俏脸,可作为被对比的那位,这是葬礼上出殡人的黑纱,越多赞美她的言语,我越接近坟墓。

为了重新树立起威信,我问格瑞能不能举办家宴邀请一些朋友参加,我没有凯莉那么漂亮,但能力绝对不会输给她,也许更胜一筹,电话那端的他似乎很忙的样子,只是说随我开心,没有忘记老生常谈叮嘱不可以去那里。

看来他还不知道我已经去过了,而且不想再去。同画像相比足以使我自惭形秽,如果在每天面对凯莉的画像和死亡中选一个的话,那么沉睡在泥土中也没那么可怕。人言可畏,在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已懂得这个道理。

不,也不是没有办法。

看到重新恢复活力的大厅,内心成就感油然而生,安莉洁乖顺服侍在我身侧,多亏她才能劝动老古董总管打扫大厅并且把这里选为晚宴的举办地,她甚至还帮我偷偷把凯莉的画像取下来放在地窖。

只要遗忘就不会称赞对比,慢慢所有人都会忘却她全心全意信赖他们的新主人,而凯莉,我恶毒的想,就带着她的美貌同老鼠亲亲热热吧。

现在,她的事情已经解决,身为女主人,当务之急是挑选好今晚的行头。安莉洁柔软的手指灵活游走在我的头发,珠宝,最重要同样也是最稀缺的。

“我能帮您做些什么吗?”

安莉洁,安莉洁,可爱的安莉洁,我转向她,露出和善的微笑:“安莉洁,我最信任的朋友。”

“你知道凯莉夫人的首饰在哪里吗?”

她露出了然的微笑,“当然,我的夫人。”

04.
挂着礼貌疏离的笑容候在门外,一天前,我同大人物们毫无交集,人生总是瞬息万变,很快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相约去沙龙,交换潮流信息,保持这种社交表情让面部肌肉有些发疼,人生的每件礼物都是明码标价的,这点痹痛显然不算什么。

之后可能还会更痛。

“夫人,”来者看起来颇为不羁,白发随意凌乱,衬衣袖子半卷露出强壮的小臂,倒是有幅好皮囊,我皱皱眉,眼神询问安莉洁是否有邀请这位先生,她摇头一脸茫然,不速来客注意到我们之间的互动,咧嘴笑道,“我只是个跑腿的,您叫我帕洛斯就好。”

帕洛斯亲吻我的手背,“雷狮老大说今晚他有急事不能来,特地命我来向您致以诚挚的歉意。”

雷狮,我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他应该是最早收到邀请函的人之一,我点头示意没关系,打算抽手却被他突然一把攥紧。

男人笑得纯洁无害,他加大手上力度,“我觉得和您挺投缘的,夫人,那就给您一个忠告吧。”

“千万别戴着这个发饰出现在雷狮面前。”

在我开口询问原因之前,他笑笑又亲吻我的手,吹着不成调的口哨离开了。一头雾水望向安莉洁,她眼里盈满茫然困惑,显然蒙在鼓里不知情,无意识抚上安静躺在头发的饰品。

它曾属于凯莉夫人,那段故事现在无法发掘,我决心将帕洛斯没头没脑的话抛弃一边,尽着女主人应有的责任应对宾客,周旋在他们之间,起码目前看来还在掌握中,直到我发现持着高脚杯怔怔望向墙壁不合群的绅士。

“打扰了,请原谅”我同他搭讪,“您不喜欢这里吗?”

他像是刚从另一个世界流浪过来猛然一惊,察觉到外人存在羞涩笑了笑,“不,很好。”蜂蜜茶发色的年轻绅士回答,“冒昧问一句,那里是不是曾经有副画?”他指指现在空无一物的墙壁。

曾经挂着凯莉夫人画像的墙壁。

“是的,”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我还是如实回答,青年眼睛突然亮起来,“那么,它现在在哪呢?”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安迷修,是格瑞的校友。”他搔搔头发,又自言自语,“真奇怪,格瑞竟然舍得……”“我丈夫说是时候放下过去,所以命人把画取下来。”不待他把话说完我便打断,为了掩饰尴尬啜饮杯中物,不料安迷修眼神更为热切。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愿意买下那副画。”他道,唇角弧度缱绻温柔,似是解释又像掩盖心虚,“我仰慕那位大师很久了,他鲜少画人物,所以想买来珍藏。”

“啊,不必,您喜欢就送给您吧。”

天赐良机,送给安迷修当格瑞诘问画像去向时我就有了完美的理由,示意安莉洁上前,“你去取来画像给这位绅士。”

素来唯命是从的小女仆罕见丝毫未动,嘴唇颤抖呢喃,“您不能、您不能这样。”

“这是命令,去,快去把画像取来。”我不耐烦重复,安迷修看起来有些不自在,“要不还是算了吧。”他道,“也没那么重要。”

女仆神情充满怨恨好像要在我们俩身上盯出洞,安莉洁,你怎么敢!“凯莉夫人哪都不去。”她向女主人宣战,笑容又恢复平日的甜蜜乖巧,“她永远和我在一起。”

撇下突兀的爱之告白,安莉洁哼起歌迈着轻快活泼的步伐离开了会场,我和安迷修面面相觑,陷入难堪的沉默,最后是男人打破它,“算了吧,那位女士喜欢还是留给她吧。”

“有些东西越是得不到越显美丽啊。”

他摆摆手示意我不用多说,“恕我失陪”高脚杯轻碰声音清脆“祝您新婚愉快,夫人。”

颔首爽快饮尽,安迷修踱步游走在人群中,现在怔怔凝视着墙壁的人换成了我,在喧闹中捕捉到一声嗤笑。

“凯莉?”男人狂妄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人惦记这条虫子。”

可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开心。

——————————————————————

“有些东西越是得不到越显美丽”来我非常非常喜欢的CP!

喜欢的话请摁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吧ᕕ( ᐛ )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3)
热度(89)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