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Daybreak③

OOC预警

凯莉已死亡预警

谢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可爱,随时欢迎评论捉虫~

——————————————————————

05.
距离上次的宴会已经过去一周了,我本打算第二天就开除安莉洁,可没想到她自己主动离开了,连带消失不见的还有画像,实在难以想象她就这么悄无声息走了,看来她真的很喜欢凯莉,我打消了总管报警的念头,有一个正当理由解释画像的失踪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懒懒坐在书房,我撑起下巴强忍精神解决面前的账簿,花花绿绿的数字使女主人眼花缭乱,痛不欲生,已经整理了一个下午,我尝试着说服自己,小小休息一下吧。
就这么决定了,旋转皮座椅以便仔细审视书房,想象曾经处理杂事的凯莉夫人。

她不在很多年了,然而这里一尘不染好像女主人从未缺席过,现在正在使用的梨花木书桌桌脚圆滚滚拱出可爱的弧度支撑桌面,它们相连的部位用黄金包裹着,大小一致的珍珠整齐排列在上面,我走到配套的书架试图找本小说来消遣,却被突兀摆在其中的粉红色皮套的记事本吸引走注意力。

出于好奇,我取下了它,开篇第一页字迹潦草狂乱直接不加任何掩饰表达出书写者的愤怒。

“格瑞!他偷拿我的糖!不可饶恕!”

这一定是凯莉夫人的,我暗自腹诽,在记忆中从来没人敢这么和格瑞说话,怕是冷冰冰一个眼神就要被吓死,被某种隐秘的心情支配着,我继续读下去。

“没想到格瑞竟然为我准备了私人书房,”我环视一周,应该就是这间无误了,“不过那把椅子我实在是非常非常不喜欢,太硬坐着屁股疼,换成软椅之后不仅坐着舒服还能转起来玩,我真的实在是太天才了。”

那把椅子确实很舒服,没想到接下来凯莉态度急转弯,“他竟然觉得我挑的椅子不好看不协调!不可原谅!”
“天哪,格瑞选的那条裙子好丑,我妈妈都不会穿那种裙子出门!!”

“亲爱的创世神,我请求您,如果您能听到我的愿望的话,愿您在使格瑞的裤子在他走在大街上时不知不觉烂掉(此处被划掉),还是算了,最后丢人的还是我。”

似乎整篇日记都是在抱怨格瑞,可我却更加嫉妒凯莉,格瑞从未对我这么宠爱过,也不会过意说些俏皮话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凯莉显然明白这些,即使是抱怨也充满着甜蜜的味道。

独自舔舐着苦涩,突兀响起的电话铃声把我唤醒,调整好心情拿起听筒,那边男子早已急切不待我开口便询问:“凯莉?是你吗凯莉?”

“抱歉,”胃中翻江倒海,我勉强挤出微笑,“我不是凯莉夫人,她已经不在了,有什么事您可以跟我说。”

“噢”他出现短暂的停滞,“抱歉,我忘了凯莉已经不在好多年了。”

心不在焉继续泛读日记,“没什么,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对了,最近格瑞还好吗?你是他的新夫人吗?”

“是的。”

“哇,祝你新婚愉快!”他感情真挚,“我是金,很抱歉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

“谢谢。”我不该对丈夫最要好的朋友这么冷淡的,可我实在难以控制,从他吐出凯莉这个名字时我的情绪就已经更糟糕了,仿佛为了使自己更加痛苦我还在继续阅读情敌的日记,帕洛斯,那日神秘男人名字在纸张上一提而过。

“那再见!改日我会去拜访你们!”

终于结束了,“再见。”我急匆匆回复,现在,我有了新的任务,找到帕洛斯。

06.
(以下为帕洛斯自述)

什么?这位可爱的夫人您竟然问我凯莉小姐的事情?您的丈夫没有告诉您吗?

好吧,我确实和她挺熟的,要讲讲也不是不可以。

其实我们几个人中和她最熟的应该是雷狮老大吧,毕竟青梅竹马嘛,不过凯莉小姐可不是那种羞怯跟在雷狮老大旁边的跟屁虫,她可是个魔女啊。

您想知道她和格瑞的事?那我可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倒是有个小故事随便给您讲讲吧。

那天,我们雷狮小团体准备去打猎,您知道的,就那种随便拿着火枪捕杀一些温柔无害的小动物,凯莉那女人也跟来了,雷狮老大虽然嘴上很嫌弃,可我能感觉到他应该也挺开心的。他喜欢找乐子,有凯莉在,永远不会无聊。

“凯莉,”雷狮挖苦坐在他身旁对着镜子审视妆容的美貌女孩,“你如果再穿着高跟鞋来捕猎的话,树枝一定会绊倒你,把你那脆弱的脖子拧断。”

“是吗?那在此之前我一定会拽着你,起码也让你摔个嘴啃泥。”她合上镜子,把那块小宝石镶嵌出星星形状的昂贵随身镜毫不怜惜丢进包包,又从里面掏出宝丽来相机趁着雷狮不注意一把揽过他,“来,雷狮让我们合影一张纪念这次出行。”

相片很快吐出来,黑发美女眼疾手快抓起它撇了一眼便咯咯笑出声,“天哪,雷狮你看看你”洋洋得意晃动着它,可怜的相片在气流中发出声音似乎已经预料到之后悲惨的命运,“你看看你这样子多可笑。”不过很快老大就反应了过来,他想要夺过相片而凯莉明显不会让青梅竹马得逞,争执下它碎成了两半。

“真没意思。”她又恢复了一如既往兴致缺缺的样子,不过看到手中相片后又喜笑颜开,“哟,我这一半上面是你呢,我得把它裱起来挂在墙壁上,以后不管是谁来我家,我都要指着它给他们看,告诉他们,雷狮原来还能有这种被吓到的表情。”

“别闹了。”卡米尔拽紧围巾努力使它不要遮挡视镜,可我知道他在努力憋笑,凯莉显然也是如此,她凑近副驾驶的卡米尔,“你也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吧,卡米尔?”

卡米尔还没有回答,雷狮已经轻哼出声,“无聊。”他说,“凯莉,把那一半还我。”

“你觉得无聊还管我要,这样吧,咱们交换一下,你那一半呢,就不用还给我了,这一半我留着总可以吧?”不待对方回答,小姑娘就把它塞进包,“就这样定了。”

可雷狮关注点转移到了皓腕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手链,“谁送你的?”

“你是说这个吗?”炫耀般在他面前晃晃,“当然是我的男友啦。”

“男友?”雷狮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问,凭着良心发誓我从未听他用这种强调说过话,直觉告诉我这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乌云,或许我应该弃车逃跑,这样可能还会更安全。

“对啊。”她故意挤出甜腻可爱的嗓音,凯莉知道每次这样说话会使雷狮感到不适,这样两人会开始彼此毫无营养的嘲讽,似乎他们的相处模式天生就该如此。

老大紧皱眉头,“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男朋友。”

“现在你知道了。”

“那我也没允许。”

凯莉抬起手臂欣赏昨天刚涂好的指甲油,颜色明艳衬得肌肤愈发白皙,在阳光照射下好像随时会逐渐透明直至消失不见,“这是通知。”

“听好了,男孩们,凯莉小姐有了男朋友,这是她最后一次和你们出来玩,所以,”她左拥右抱坐在后排的我和雷狮,“珍惜这次机会吧!”

死一般的寂静,我听到风呼啸着刮过,佩利是不是开太快了,音响里劣质光碟发出痛苦的呻吟格外凄惨,不知为何,我竟然有点想笑。雷狮挣脱少女的臂膀,双手交叠不置一词,我们都知道现在他很生气,凯莉瘪瘪嘴装作从包里翻找东西的样子,那氛围简直如坐针毡。

好啦,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她和格瑞的事,之后就没什么好讲的啦,您真的不打算问问庄园里的管家吗?据我所知,他可是看着凯莉小姐长大的呢。

——————————————————————

如果喜欢话请摁下小红心或者小蓝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٩(˘◡˘ )

评论(13)
热度(104)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