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光之沙漠

高度高度OOC预警

王家的纹章和天是红河岸设定,考古系学生X法老

相当辣眼睛的文字orz

CP:金X凯莉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棉花糖!欢迎找我聊天!!!!!!

----------------------------------

01.

 

正午旭日滚烫炽热,湛蓝天空漂泊云朵厚重如同棉絮,金字塔墓穴枕靠蜿蜒流淌的母亲河,历尽数番沧海桑田风霜遍布,岸边芦苇沉默伫立,在微风拂过时摇摆起轻飘飘的身躯,被吹皱的河水粼粼发光好似一条银色缎带,从上方角度俯瞰,游客们络绎不绝撑着各种颜色遮阳伞,导游讲解灿如明珠的皇朝文化,古代与现代碰撞,不少故事从片段记载中得以一窥,浮想联翩。

 

金也是其中一员,青年跟着导师蹑手蹑脚行进在墓穴,探照灯光芒晄白惨淡时不时扫过墙壁,侍女们表情古板动作僵硬平添怖惧,外面喧闹不堪各种语言交织赞叹古人创造奇迹,同那形成鲜明对比,这里静谧悄然,甚至可以听到远处水滴声朦胧。

 

导师头发花白但身体健朗,老人已经急不可耐渴望觐见年轻美丽的女王,“据我猜测这里埋葬着凯莉一世,”他低声对得意门生解释,手电筒照亮一块壁画,“你看,这么多星星和月亮,那是当时王族的标志。”

 

凯莉一世,最为神秘的女王,关于她的记载只有寥寥几笔,生卒年月均为不详,若不是在别国发掘的书籍上记载了凯莉一世的使者,恐怕这个芳名要在历史中黯淡无光,好像从未来过。

随着导师深深鞠躬道歉扰乱已经安息的亡者,金推开石门,星月浮雕不知为何在眼中竟成魔法阵试图封印什么,也许是打开了什么闸门,脑海洪水淹没细胞,只觉得命运齿轮已经开始转动,双手颤抖,学生掀开石板。

 

“太美了。”老人惊叹。

 

当然不是指逝者,他所赞扬的是巧夺天工的陪葬品,体积小可以确认是名女性,骨骼干瘪枯槁被绫罗绸缎包裹安详沉睡,头骨直白暴露在他们眼前,所以并不能确定她是否漂亮,歪歪头继续观察,眼窝黑黝黝空洞而他只觉得灵魂仿佛被吸入其中,被汪洋所凝视,金别过眼神,黄金宝石毫不吝啬铺洒足以躺下几人的石棺,青年忍不住伸手想要触碰其中一条项链。

 

美丽的死神翩然而至。

 

墓室所有壁画以及雕像刹那眼睛疯狂转动咧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本该密闭的空间涌进大片狂风迷乱凌厉,不知从哪里传来的鸟类叫声凄惨悲怆,金闭紧双眼拢紧耳朵,直至重归平静。

我在哪?

 

他跪倒在地,长时间探索黑暗洞穴使青年有些难以适应突如其来的明亮,阳光宛如箭雨刺痛双瞳,手掌接触的是土地,不同于摩登社会柏油路,难以置信缓缓抬手,本就脏兮兮的手套裹了一层沙子,金银色,闪闪发光。

 

这是哪?

 

女性高亢的尖叫,很快士兵手持长矛气势汹汹来袭,金慌不择路狂奔,男人们分散追捕,脚步混乱,筋疲力竭,武器直指咽喉。

 

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有人问。

 

是位年轻淑女,她身后宫娥举着长扇在这烈日下撑起一片阴凉,裙子裁剪月光流畅飘逸,青黛色矿粉把她眼睛拉的细长,王巾不怒自威。

 

女孩眼睛眯起,惹人怜爱的双唇一张一合追问,“我问你,你是谁?”

 

02.

 

金色自古以来便备受喜爱,从麦田金色波浪带来丰收喜讯,到黄金在市场流通价格昂贵,现在,女王身侧贴身服侍的俊美青年有着这种发色,他仅是站在那里,就足以使人惊叹。

 

陌生金发少年是女王的新宠。

 

女王轻笑捧起酒杯,玫瑰色液体被饮下浮现在脸庞,花瓣般媚态不自觉流露,她稍微侧开眼神发现金此时强行镇定,捧着酒壶的手不易发觉微微颤抖,倒酒无意溅出几滴体现侍从并没有表面那么从容,笑意加深,凯莉萌生出挑逗青年心思,在他撤后时突兀抓住对方手指在其上蜻蜓点水轻轻一吻。

 

恍惚中青年看到王冠玛瑙珠子冰冷闪烁光芒,被毒蛇瞄准阴寒爬满全身。

 

姐姐我要回家!

 

历史系学生欲哭无泪,莫名其妙穿越时空还差点被杀,如果不是因为少女王心血来潮想要逛逛花园此时大概已经变成了阶下囚,磕磕绊绊向主人解释之后,凯莉出乎预料接受了这份听起来荒唐至极的说辞。

 

“这么说,你是受到诅咒来到这里?”王室少女笑眯眯递给他蜂蜜面包,托腮看青年大快朵颐,“确实国王去世后祭司们会采取一些措施,我能问问那个倒霉蛋是谁吗?”

 

大口吞下食物又咂咂舌头赞美葡萄酒醇美,“凯莉一世,我们这么猜的。”他试图从陶碗中抓起无花果却被面色僵硬的女孩率先抢走。

 

“怎么啦?”金不解,眨眨眼询问,“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王女唇角浮现耐人寻味的笑意“凯莉。”她恶意开口佯做生气,“不敬者,你做好受到惩罚的准备了吗?”

 

颤抖着将还剩下一半的面包放到桌子上,青年推测从现在从这里逃出去的可能性,古人认为王者是天神的孩子,笑而不语的女王显然是备受宠爱的女儿,嘴唇鲜艳欲滴媲美玫瑰,青金石被赋予生命成为她灵动的双眸,他想逃走却又被这份美丽吸引,摄取魂魄。

 

“那,那我能帮你做什么来赎罪吗?”

 

荷鲁斯之眼伴随着大笑出声的女王摇曳,“你?”凯莉反问,“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估计现在已经死啦,这么笨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不过,”她撩起来客一缕金发,“这头发颜色倒是从来没有见过,姑且先做我的侍卫吧,说不过一定我开心了可以送你回去呢。”

 

于是,他就这样出现在这场宴会。

 

奇斐香味轻柔同竖琴声交织编就薄纱覆盖每位宾客,金觉得全身都不自在,同鹫鹰、豺狼以及鬣狗共处一室,面具下一颦一笑似乎淬满野心,空气粘稠,几乎难以在无形的僵持中迈步,凯莉仍旧保持仪态同他们周旋,珐琅项链流光溢彩,黑色头发编成辫子点缀黄金,垂下来的珠子踏起节拍同长发共舞。

 

金重新执起鸵鸟毛长扇,刚刚偷袭成功后,虽然引起小小骚动,但凯莉毫不在乎露出狡黠微笑,手背像是被烫到,还有隐匿莲花清香偷偷在瞬间传达信息。

 

是今早他向凯莉推荐的香料。

 

他也笑了笑,即便不合时宜。

 

03.

 

凯莉有时候有种养了一只大型犬的感觉。

 

历史系学生对一切充满好奇,特别是难得有机会能够亲眼目睹神迹诞生,他张大嘴巴着迷欣赏奴隶们工作,入乡随俗露出精壮的胸膛,皮肤在充沛阳光炙烤涂抹成了古铜色,金发像被热风摇曳的花瓣吐露热情,被漂过天空般色彩的眼睛溢漫赞美。

 

“您新养的狗?”

 

被帕洛斯说出来了。

 

凯莉笑而不语屏退仆从,异邦使臣恭敬亲吻女王手背,金线刺绣的遮阳棚帘子落下,帕洛斯不愿继续伪装直接盘腿坐下,“您对这个人还真是放心啊。”

 

“会有这么傻的间谍吗?”

 

帕洛斯哑然失笑,“您打算拿他怎么办?”

 

“你管太多了。”她回避男人问题,“雷狮派你来绝对不会是因为这种小事吧?”

 

“这怎么算是小事。”使臣反驳,牵起纤纤玉手半是调笑再度亲吻,“不仅仅是我们这边,您这里听说也有人快要气疯了,最近替他挡下了不少刺杀吧。”

 

角落里莲花静默不语盛开,少年今早兴冲冲采来送给了她,神使鬼差,她命人取来陶瓶,还指派心腹时不时淋些清水,也许是因为当时金眼神太过单纯,直白表达着喜爱。

 

“凯莉!凯莉!我觉得这些花好漂亮啊!很适合你!”

 

“其实感觉你更适合玫瑰花啦,但是我找不到,如果有机会的话再送给你!”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这不是你担心的事情。”掩唇轻笑,今天女王选了金色眼影,一颦一笑慵懒似豹,同时也会随时亮出獠牙利爪撕碎弱者,沙漠的霸主已经下定决心。

 

金怅然若失徘徊在凯莉卧室前。

 

“我过几天就送你回去。”丢下这句话,女王便匆匆闪进房间,他不确定少女在里面待了多久,怔神突如其来的惊天消息。

 

我该高兴的,毕竟可以回去了,教授一定担心了好久,还有格瑞,想起好友,少年脸上勉强扯出笑意,扯动面部肌肉时好像心脏也被撕裂,惆怅源源不断倾泻飘荡全身。

 

再也见不到凯莉了。

 

穿越时空被爱情俘虏这种题材作品层出不穷,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其中一员,但不喜欢凯莉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同为蓝色眼睛,金是如此沉溺那双浩瀚星海,神秘深邃,永远读不懂凯莉,也正是这份朦胧让他渴求继续探寻,在少女卸下甲胄流露不易发觉的脆弱时,他想要拥抱她,当女王锋芒毕露盛气凌人时,他想要亲吻她。

 

他不懂这是不是爱,但只想凝视着少女绽放光彩,静静的,直至世界终止。

 

04.

 

暖橙夕阳融合金光沉醉水底,波浪荡漾,芦苇飘荡随时准备飞起向远方,水花拍打木船,他不知道是景色过于美丽,还是小船摇曳,也许因为凯莉笑容太甜美,总而言之,现在少年晕晕沉沉,唇角忍不住咧出夸张弧度。

 

“你看起来很傻。”少女指出,接着忍不住大笑出声。她取下头冠甩甩乌黑油亮的长发,趁着金没有防备将苍鹰戴在其上。

 

少年看上去非常局促试图取下还回去但被她制止,直直望入凯莉亮晶晶的双眸。她吟唱起古老歌谣,河对岸陵墓与王都遥遥相对,斯芬克斯像守卫沉睡的国王,远方城内祭典即将开始遥远像是另一个世界,竖琴,里拉演奏乐曲若有若无飘进双耳。

 

金线,银线,丝线

珊瑚像念珠一样串起来

一针一针的用这个针

重复编制出锦缎

 

金笨拙附和少女哼唱旋律,手被对方握紧拉远拉进,踏着浪花共舞,内心被补完酸涩苦痛的心情云飞烟灭,他觉得宛如被神明赐福,愿一切万古长青。

 

新娘服装

为了谁

为了嫁给爱的人

出嫁的日子

用手指数着

用心等待着

 

金线,银线,丝线

一针一针

为了他

 

“我的世界分你一半。”她低语,“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大概是我现在唯一能拿出来的,你不适合王宫,我挺喜欢你的直率爽朗,所以虽然你挺合我胃口的,但还是走吧。”

 

“我会在这里带着祭司们为你祈福,有了我的原谅诅咒就不会生效。”

 

他突然有些难过,为自己的无力“可我没什么能帮你的。”

 

“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女王说。

 

“你说过我是最神秘的女王,基本上没留下什么东西?那现在我下达只对你一个人的命令。”

 

“去传播我的事迹,去歌颂我的美丽,去赞扬我的贤能,可以吗?”

 

来自未来的臣子虔诚亲吻她手指,许下承诺“好。”

 

王族少女又开始唱起了歌,这首民谣他是知道的,流传千年直至现世,风沙刮过,千年后繁华王城不复踪影,丽人异士也仅仅是莎草纸和泥板上短短几行文字,可这份爱与祝福于此次邂逅刻印一生。

 

05.

 

金星高照,井水涨满符合送他回去所要求的条件,夜晚繁星点点遥远,金穿着他来时服装,站在浅浅没过脚背的水池里,一旁侍女燃烧起香料,气流攒动掀起凯莉白纱裙,飘逸秀美好似女神,沐浴统领月光,黄金脚镯随着她挪步发出清脆声响。

 

“准备好了吗?”

 

无言点头确认,他纠结着,最后还是不管不顾将内心想法倾吐而出“我不想回去了。”

 

“我也挺不想让你回去的。”凯莉承认,“毕竟你挺好玩的。”

 

“但是不行,我不能这么做。”

 

他想拂去少女脸上温柔忧伤的笑意,然而最后手指停在空气最后还是徒劳垂下。

 

“我喜欢你凯莉,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子。”时间愈发紧迫,离午夜不远金握握拳鼓起勇气倾诉衷肠,“我就不夸你长得漂亮了,而且很有能力,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女孩,还对我很好,给我很多好吃的,带我去看壁画,虽然有点喜欢捉弄人但是每次都会保护我。”他挠挠鬓发,“这头发色还真是容易引来麻烦。”

 

“总而言之,凯莉,我喜欢你,明明我只在这呆了这么短时间可我好像和你认识了几个世纪那么久。”

 

“笨蛋。”

 

“我可能是很笨没错啦,不过我可以肯定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

 

“这还用你说吗。”她扶正黑发中怒放的莲花,“你就不怕哪天我把你杀掉吗?我可是统治帝国的女王,喜怒无常的名声早就传遍了。”

 

“是吗?我不觉得凯莉会做这种事,毕竟我还是你救下的啊。”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你对我一直很好啊。我超喜欢凯莉。”

 

我一定是脸红了,女王想。为了遮掩什么她摸了摸耳环,“好吧,”表面叹息可灵魂早已快乐的哼起了歌,“那我勉为其难承认也挺喜欢你的。”

 

祭司的吟咏声响起,青年诧异发现双手逐渐透明,“看来我要回去了。”

 

“是啊。”

 

“我会想你的。”他喃喃自语。

 

少女脸庞突然接近,她亲吻了金的额头,肉体早已无法感知到一切,内心蝴蝶拍打翅膀挣脱束缚破茧而出,追寻这世上最美丽的花朵。

 

“再见。”

 

06.

 

骸骨躺在石棺中,导师仍在兴奋审视每件殉葬品,墓主似乎偏爱黄金,饰品大多以黄金为底点缀不同宝石,即便不是这种材质也会涂抹金色,唯一的例外大抵是简陋古朴的石板,写着古文难以探寻具体内容。

 

学生霎时屏息。

 

“笨蛋,我们俩约定的事要是做不到就算了,毕竟我只是不想让你忘了我。”

 

“我喜欢你。”

 

持续千年的绵绵情絮在此刻终于落下帷幕。

 

END.

 ----------------------------------

凯莉唱的民谣来自漫画,少女新娘物语(疯狂安利)

抱歉在金凯日拿出这么……这么尴尬的东西……本来想做到更好但是能力真的不足,我会继续加油的!

对于王女凯来讲她并不缺乏赞美,甚至同精雕细琢的语言比起来金直白的表达有点尴尬,但是她能感受到金是真心实意的,所以隐秘有些渴望听到更多(没有写出来的私设)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4)
热度(68)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