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I was born to love you

高度高度OOC预警

CP:帕洛斯X凯莉,算是BE?

 @临江酌酒 不要嫌弃qwq

文不对题系列,起因源自和朋友聊天扯到灼眼的夏娜,我说我很喜欢虹之翼梅利希姆可能因为他又帅又深情吧,于是就想到不正经的师父帕洛斯指导弟子,既然已经师父弟子了,干脆加上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吧,好的扯上二世了继续更发散一点吧,FZ\FSN,就诞生了这篇奇奇怪怪的文,看到很多最新关于凯莉的评论很丧所以晚上瞎扯了出来,摸鱼选手作品,非常非常辣眼睛,高度预警!借鉴了这么多作品如果感觉不太好就删掉重新再来吧……

谢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可爱,欢迎找我聊天来玩!!

---------------------------------

01.

 

师父是个混蛋。

我确信。

一遍又一遍对着清单检查购物车,确保没有任何遗漏,我已经厌倦了采购的任务,不管是在偌大的超级市场中某个货架上精准找到师父指定的产品,还是抱着购物袋搭乘公交车徒步走过数个街道返回公寓,跟不用提推开门可能会不想看到的亲密场面。

也许他把我从乡下带到都市只是为了打杂,我这么抱怨着。

“你的师父是个混蛋。”住在隔壁的艾比小姐这么说。

那时候,她冷眼旁观帕洛斯师父同美女调情,高高扎起的红色头发抖动明显表现不悦。

腰间老骨头发出怪笑表示赞同,莹黄眼睛亮起,他们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共识,艾比老师的嘲讽和老骨头的笑声混合让我感觉非常不适,虽然我对此毫无疑义,甚至想举起双手赞同。

没错,帕洛斯师父就是个混蛋。

环保布料购物袋中各种垃圾食品勒得双手微微发胀,宽带子被重物拉得细长,我等候在站牌前,百无聊赖放空凝视车辆川流不息,被三色灯光操纵,很无聊,这时候我总是渴盼老骨头能说些什么解闷,哪怕是数千万次凯莉小姐的故事,可在普通人面前他不得不保持安静,毕竟吓到别人就不太好了。

我不喜欢公交车,立锥之地,像拥挤的鱼类罐头,混合多种气味刺激鼻腔,表情千篇一律,更不用提强迫听到不同声音吐出并不想知道的隐私。

没关系,等到了郊外我就可以使用星月刃飞过去。暂且需要忍耐。

星月刃和老骨头都是家族秘宝,据说源自那位先祖,最古老的暗杀者之一,曾经在十年前的圣杯战争中作为师父的从者被召唤。

也是老骨头心心念念的凯莉小姐。

数千年来我的家族一直寻找能再度驾驭他们的继承人,很不幸,他们失败了,直至我的出生成长,当听到我能和老骨头对话时,长老欣喜若狂,那时我突然想起维纳斯的项链,祝福实为诅咒,为主人及其所爱之人带来不幸。

强大的力量真的会带来灾难吗?

师父强硬把我从家族隐居的乡下带到他担任讲师的凹凸学院,当初许诺会帮助激发潜能,现在来看真是教科书般社交辞令,不,我的臂力得到了更好锻炼,铁皮罐装着花花绿绿果汁软糖,鬼知道他买那么多干嘛,女伴们拒绝糖类,罪恶的甜蜜会使婀娜纤细的身体膨胀变形,师父偏爱油炸薯片,所以大部分会在打扫卫生时发现过期不得不扔掉。

总而言之,他真是一个混蛋。

精准绕过地面洒落的书本,垃圾,装着光碟的盒子,对于他如何能在这么邋遢的房间中生存并且随时能够在废墟中迅速找到需要物品,一直对我来说是个未解之谜,师父懒洋洋躺在沙发,勉强还能用英俊来形容的脸是宿醉后迷蒙,睡衣衣领唇印鲜艳彰显主权。

今天是正红色,也许明天就会变成西柚色,他游刃有余行走在不同女人。

我从不需要购买任何时尚杂志,师父怀中女伴时髦摩登,从她们行头上能够读出当季新品,最近流行趋势,最受欢迎的香水,最棒的彩妆,美丽多情,如同高跟鞋漂亮危险,金发,黑发,红发,碧眸,蓝眼,盛开紫罗兰的眼睛,他追求不同的女人,可是据我统计,他最喜欢的大概是乌发蓝色眼睛。

飞翔在星夜般的配色

“小鬼,你来啦。”他悠悠抽烟,苦涩味道稍微吹散香氛。我皱眉,显然发觉我不喜欢烟味刻意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

他可真是个混蛋。

02.

 

十年前的圣杯战争对帕洛斯来说是人生的分水岭。

各种意义上。

他虽然依附于雷狮可并不代表无条件服从,甚至已经难以回忆从雷狮手中偷走圣遗物时的心情。绝对不是因为幼稚的煽动,帕洛斯并不却觉得有人会比自己口才更好,从花言巧语中捕捉消息是与生俱来的天赋,黑暗中潜伏,随时准备撕咬最肥美的猎物,如此公开同雷狮作对简直鬼迷心窍。

也许是年少轻狂吧,他想。

从罐中倒出糖果,粉红色,帕洛斯怔神,吞之入腹。

草莓味,甜的牙疼。

男人咋咂舌头,弟子还在勤恳打扫卫生,捏着鼻子把垃圾分类,书籍乖巧躺在架上闪闪发亮的书脊表示非常满意,一缕黑发从扎起的头发中垂下,稚嫩脸庞不符年龄老成,比起学习她应该更喜欢玩乐的,帕洛斯移开眼神,她长得也不像传说中神秘强大的先祖,下次还是给她放个假吧,师父擅自决定。年轻人还是要多出去玩乐。

我已经老啦,凯莉。

妙龄少女在烟雾后妮妮袅袅现形,她可能并不沉稳,睫毛还在抖动,精灵般尖耳朵娇俏可爱,帕洛斯恍惚如果是选美比赛他们可能已经赢了。

“Assassin,”她微微一笑,贝齿洁白可爱,寒光闪过。

“抬脚师父。”风吹碎回忆花瓣。面部毫无波澜,刻板单调。他的弟子无趣极了。

好脾气依言照做,清洁工具碰撞沙发宣泄愤怒,尽管不满抱怨,少女仍旧兢兢业业完成任务,刻板正经一丝不苟,高领长裙沉闷单调。

看到后代这么枯燥,你会是什么表情呢?

大概会捉弄她吧,看到苍白面颊无可奈何时咯咯笑着跑远。

没关系,我来替你。

帕洛斯换了个姿势,“小鬼,”他晃了晃空无一物的罐子,“再去买几罐啤酒回来。”

少女摔下工具,“您为什么不早点说?”瞪大眼睛指责,“我刚回来。”

“有什么关系,年轻人就是要多运动运动。”

咬碎银牙,弟子只能再度抓起外套出门,“您可真是个混蛋。”

比我更混蛋的怕是你没见过,他噙笑。

你说是吧?女恶人。

“Assassin,凯莉。这就是我的御主吗?”牙齿尖锐渴望厮杀,她唇角笑意冰冷阴暗,“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有趣的角色啊。”

 

03.

 

尽量无视莺莺燕燕们围着师父讨论幼稚可笑的问题,骗子,我双手背后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她们早已能够娴熟驾驭这种低级咒语,帕洛斯师父很受欢迎,抛开轻浮个性,他仪表堂堂能力非凡,并且帕洛斯教室培养众多奇才怪才早已声名远扬,小声尖叫和赞美盘旋脑内,同他们相处我就像隐形人,如果不是师父吩咐今天一起行动,恐怕我现在正躺在舒服柔软的小床上,或者同艾比老师开起女孩子的茶会。

都是他的错。

我百无聊赖盯着脚尖发呆,女孩们问题已经从学术转至生活,他还在好脾气耐心回答,男人低沉嗓音交织轻柔笑声,一派和谐温馨。

“帕洛斯老师喜欢什么颜色呢?”

这个我能回答,他喜欢粉色。有点奇怪通常来讲很少有男性会喜欢这么柔美的颜色,可师父对粉色近乎偏执,他试图透过颜色怀念,期待某人再度降临,至于原因,老骨头透露了不少。

和我那位先祖有关。

安安静静被老师珍藏的凯莉小姐。

所以你们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啦,我充满恶意想,先祖可是名震四方的霸主,在男人主导的世界中涂上浓重色彩,巾帼英雄,不喜欢听他们重复凯莉小姐的故事,可对于强大美丽的她我总是充满敬畏自豪。

“帕洛斯老师喜欢什么花呢?”

玫瑰,毋庸置疑,他将圣遗物,一枚星星发饰放置于雕有玫瑰纹路紫檀木匣子,据说师父从远东逃回来后债台高筑,毕竟随意盗走原本为贵族雷狮准备的圣遗物不赔偿显然是不可能的,出于同窗好友情谊,雷狮先生宽宏大量表示可以分期偿还,对此师父不仅不领情反而皱起眉头抱怨。

“老大绝对只是想多看我痛苦的表情。”

真是对不起了,雷狮先生,师父心思狭隘的让尴尬,最穷困时,艾比小姐说,她窝藏起帕洛斯师父屏息等待债主离开,即便生命受到威胁,男人从未动过卖掉那枚发饰的念头。

其实师父并不太喜欢谈论远东的圣杯战争,惨烈?也许是吧,毕竟七位魔术师中只有师父幸存,不乏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折损其中确实遗憾可惜,听艾比小姐说,之前的师父并不像现在这般充满雄心壮志。

“应该是个懒洋洋对什么都没热情的样子,”她回忆,“而且总是跟在雷狮屁股后面,嘴碎喜欢挑拨使唤佩利,但如果让他做事就会不情愿,圆滑溜走。”

“虽然现在仍然很轻浮,不过也有在好好教书,感觉稍微认真了那么一点点。”艾比老师拇指凑近食指,比出能勉强塞下一张纸的距离。

我沉默,在好友中评价这么差,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在谋划某件大事,我知道,师父心思缜密若非身为关门弟子及重要一环,恐怕我也无从发觉。

所以,我心情愉快起来,连带聒噪声也变得可以忍耐,黑皮鞋今早刚擦干净看起来铮亮崭新,你们绝对绝对不会有机会啦。

他打满了她的烙印。

 

04.

很多年之前。

“为什么把我带走?”被金色瞳孔空洞凝视,尚且不及男人腰部的女童问。

好问题,帕洛斯想。

问什么呢?远渡海洋,穿越风暴,征服峻岭,自圣杯战争结束后帕洛斯并未急着返回学院,债多不愁他索性向赞助机票的银爵又借了一笔旅费,中东富豪出手阔绰,利用金钱帕洛斯潇洒走遍每个角落,终是在这个村落停驻。

这里隐居着凯莉的后代。

铁锈同芬芳并存,鲜花般明艳倔强女子的族群没落与世隔绝,他们醉心于寻找合适的继承人,遗忘先祖的骄傲,日复一复追忆往昔辉煌。

真难看。

女孩是被选中之人,能同唤醒沉睡的老骨头,神迹复苏预兆武神再临,每个人欣喜若狂,唯有帕洛斯发现她在害怕。

深金偏橘的眼睛,波浪不易发觉轻微摇晃似是随时准备滴出水珠,黑色头发被母亲梳理整整齐齐,嘴唇惨白,没有没有任何表情宛如木偶,被族人操纵的傀儡。

如果他有孩子的话这会是最完美的长相了,只不过女儿脸上应该永远挂着同母亲相同甜蜜笑容。

太难看了。

他擅长花言巧语编织无形猎网捕捉机会达到目的,况且随身携带圣遗物很容易得到信任,长老便放心将女孩交给帕洛斯指导,说起来正式决定成为教师也是在那一刻决定的。

“因为好玩。”帕洛斯回答,模仿凯莉。

她不得其意歪头思索,男人想了想一把抱起女童,“今后就叫我师父吧。”从口袋中摸出糖果塞进小手,“给你,甜的。”

苦涩之物,仅是人生,便已足够。

记忆中少女带着张扬放肆笑意说,在灿烂茜色中化为星屑潜伏。

夏日微风吹过天台,帕洛斯无端由心神激荡,无实体英灵并不能感触自然,可少年坚信这一刻凯莉同他相似,并肩前行。

稍微忍耐下吧,摊开书卷解析,上次圣杯战争结局并不完美,基于此小规模战争即将在远东拉开帷幕。

“我会像鲜花一样,美丽盛开,虽会枯萎”端坐月刃,帕洛斯仰望女王,“可下个春天,我将继续凛然绽放。”

马上就可以见面了,圣遗物准备齐全,同样具备神秘力量的后人作为御主,以及帕洛斯知识储备以及能力作为后盾,等着瞧,我会证明你是最强的从者。

“哎呀被年轻女士这么说可真是难过,”他面色如常单膝下跪亲吻少女手背,“怎么能还没有接触就说我无趣呢?”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

乱七八糟码出来的……加粗的是我很喜欢的Sound Horizon的憎しみを花束に代えて,强烈安利一波!!!

不管别人怎么说她,我都爱凯莉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元旦快乐٩( ᐛ )و

评论(1)
热度(65)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