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玻璃花束

高度高度OOC预警


看了预告一时激动产物,语无伦次,就当无聊磕磕吧……题目灵感源自kalafina的花束


CP:安迷修X凯莉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马卡龙~欢迎找我聊天,评论真的大欢迎,好想有小可爱和我讨论安凯啊qwq


----------------------------------


01.


怀抱玻璃花束,送给最爱的女孩。


集市熙熙攘攘,灯泡点亮一个又一个摊铺,商品琳琅满目,安迷修几近痴迷凝视瓶中随意放置的花枝,晶莹剔透此时毫无保留折射煤油灯昏黄的光线,棱角切割泛出亮芒,冰冷美丽。


脆弱,失手坠地其便会失去形状,花瓣碎裂宛如星屑,躺落持续倔强发光,仍旧无法接近,若是裸手接触会被伤害,浸润血液绽放吐露妖冶。


用绚丽外表伪装,劣质量产的玻璃花朵。


如同大赛中最亮眼那抹明媚色彩。


披戴温婉柔和面具,同他翩翩起舞的星月魔女。


虚情假意掩盖暴戾乖张,若即若离,反复无常,邀请骑士奔赴一场没有希望的狂热感情。


“安迷修,”凯莉毫不怜惜踩碎花朵,人工合成物在少女大力摧残下凋零枯萎甚至来不及同世界道别,“你就打算拿这么丑的东西来讨好我吗?”


少女跳上星月刃,居高临下讥讽,“罢了,不管你拿什么我都不会喜欢的。”


“在凹凸大赛中执着那么可笑缥缈的理想,让我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吧。”


幼稚的骑士,她这么评价少年,剖开对方灵魂发现截然不同的内容,虽然厌恶过分天真乐观性格,却忍不住好奇这份单纯是否会因为残忍赛事玷污。


让我看看吧,魔女扬长而去,唯留香风旖旎悠长。


他捡起落花,尖锐刺入手指深红液体顺着伤口流下,痹痛由外及内传导蔓延。


她也很痛吧,安迷修想,鞋子大概没办法完全隔绝玻璃碎片带来的触感。


在下不会放弃的,他下定决心。


我要挽救你。

 

02.


怀抱玻璃花束,祭奠最爱的女孩。


同凯莉合不来似乎从一开始便有预兆。凯莉自然不会放过当初还是新人的古板骑士,察觉少年实力后便识趣撤退,两人本当被敌人猎杀后相遇天堂,可没想到重逢会如此仓促。


不知名参赛者了无声息惨死草坪,红色凝结少女裙摆氧化发黑,明明施展恶毒诡计,她仪态从容理所当然,安迷修瞳孔倒映纤细身影,锋芒毕露棱角分明,向世界露出獠牙温柔咆哮宣泄不甘。


像玻璃花束,碎裂狼狈仍难掩其光彩。


“哎呀,这不是安迷修嘛,”她微笑,甜美遮挡虚伪狡诈,“这次来的有点晚,游戏已经结束了。”


骑士抓紧双剑,剑拔弩张蓄势待发斩落敌手,他确实来晚了,没来得及挽救新人,死者表情扭曲惊恐,“收手吧凯莉,在下不会对女士出手,也请你不要再做这种事情。”


更何况是位内心千疮百孔惹人怜爱的少女。


“随便你。”


“不过安迷修啊,”草莓清甜味道倏然蔓延,凯莉蛮横将棒棒糖塞入少年口腔,横冲直撞攻击牙齿,“如果我不杀了他们,现在躺在那里的大概就是我了。”


“被你救下的人继续攻击别人,战斗从未停止,你打算怎么办?”


“那些弱者手上也有不少人命呢。”


我不知道,他迷惘着踉跄前行。


可在下无法束手旁观。


带领那对姐弟游走迷宫,他警惕防止突袭,星月映入眼帘。


“安迷修?”少女漂浮高空歪歪头分辨来者,“你又在助人为乐。”


“是啊。”骑士神情坚毅,武器共鸣渴望大展身手,“这次在下可不会手下留情,一定会好好惩戒你这个恶女。”


轻笑不以为意,“好啊。”星镖忠诚护卫,“不知道是谁更胜一筹。”


我会打败你,安迷修驭使双剑。


他不愿探究何种原因致使凯莉如此狠辣,神秘双眸偶尔流露出真实的情絮,足以使他沉沦。


请你忘却苦痛的过去,我愿带你走入欢愉的未来。


美丽冰冷的玻璃水晶,湮灭为星辰明灭亮光围绕二人周围。


闻到了不存在的硝烟味。


来吧。


----------------------------------


真的真的好OOC啊……看了预告当场表演了一个爆炸,于是决定如果今天能复习完这点就产安凯,冲着对他们的爱,我竟然拖延症没有发作真的复习完了,结果坐在这里什么都产不出来……(熊猫头流泪)就当看个乐子吧,好期待下周啊(法式哭哭)


他们真的爆好!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心)


评论(10)
热度(89)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