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星月纹身的女孩①

高度高度OOC预警,真的非常非常辣眼睛


CP:安迷修X凯莉


之前说的同居设定,文不对题系列,高度OOC,高中生凯X工作党安,高度高度高度OOC,其他几个卡的好难受,就,就先来祸害这个梗了(求求你住手)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天使们,欢迎来找我聊天!如果我的文字能使你们感到愉快真的真的非常开心!


---------------------------------------


01.

 

睡了朋友的妹妹,我有罪。

 

浴室水声朦胧,安迷修恐慌万分将头埋进枕头下企图逃避事实,罪恶油然而生折磨素来正经表里坦荡的男人,更令其倍感恐慌的是内心隐匿油然而生,并且持续膨胀的愉悦。

 

偷偷抬起眼帘观察浴室,磨砂玻璃阻绝视线,唯见身影绰约。

 

噪音骤停,闭眼屏息等待少女走出指责,他不算太差,事业正处在上升期,薪水可观,并且除了这间公寓还有距离凹凸中学很近的另外房产,孩子可以直接就读。

 

安迷修支起身子吞咽口水仿佛这样可以消除紧张,快速役使脑细胞工作,可少女打开花洒继续沐浴,他重重躺下,心脏悬起。

 

除了凯莉,还有鬼狐,男人脑内发出痛苦呻吟,叛逆少女姑且可用语言感化,他是这么认为,然而面对笑眯眯,浸染成年人狡诈的鬼狐束手无策,况且,睡了别扭妹控的妹妹,安迷修不认为自己会有什么好下场。

 

我有罪。

 

他决定下跪求原谅。

 

门开了。

 

慌乱抓起被子蜷缩身体,安迷修满面警觉盯紧少女,对方不以为意,浴巾包裹幼弱尚未成熟的身躯,男人转转眼珠深思刚要开口,却被截断。

 

“哟,你醒啦。”

 

她抖开乳白毛料擦拭水珠,清晨金色光芒顺着动作流离肌肤,湿漉漉长发贴在背部,脊骨凸起线条流畅仿佛蝴蝶休憩在秀美的背部,肩头圆润光滑惹人怜爱,安迷修喉头发紧不自在移开目光,试图辨识窗帘刺绣纹路,可还是难以抑制渴望,少女躬身胸部自然垂下颤巍巍可爱亟待男人爱抚,冷空气使酮体浮起一层小疙瘩,男人咽了咽口水遏制下流想法。

 

“我会负责的。”他承诺。

 

女孩讶异,“不需要。”她说。

 

赤裸面对安迷修,锁骨星月纹身几近蛊惑他的心智,吻痕齿音无不提醒糜乱,安迷修入迷凝视后知后觉在对方似笑非笑神情中脸颊骤然高温羞愧。

 

“因为什么都没发生。”

 

拿起旗帜般挂在椅背的内衣,可能被大力扯坏了,黑发女孩一只手指高高吊起皱着眉毛审视后认命套上,她旁若无人穿衣整装,安迷修觉得像极了被突兀拍打上岸的鲸鱼呼吸困难在水滩中跌撞挣扎求生。

 

“总而言之,”他猛然站起,刚刚从地板上捡起裙子被惊到的少女困惑迷茫望向一丝不挂的男人,意识到自身不雅后仓促溜进浴室。

 

男人又惊又慌喊声透过门扉,“我会对你负责的!”

 

镇静自若抚平裙摆。

 

“都说了不用了。”她小声嘟囔。

 

 

02.

 

赤金双层领结硬挺占据正中,透明自动门映出高中女生窈窕身影,制服整洁不见一丝折痕,看起来像是优等生裙摆遮挡膝盖,小腿线条美到惊人,墨发几缕垂下半遮半掩端庄清秀脸庞,凯莉扶着单肩包若有所思看着地铁灯光由远及近照亮隧道停下。

 

他该不会是个傻的吧。

 

她不能理解安迷修为何这么在意,早餐时促膝长谈使男人明白昨晚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烂醉如泥的他只是扯开了女孩衣物,没怎么行动便昏睡了过去。

 

这是凯莉版本的解释。

 

在安迷修看来并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安慰作用,不过是得逞与否问题,毋庸置疑,他当时确实起了某些不该有的想法,或许会因为在欲望催生下的行动而懊悔,可在得知少女属于自己后窃喜同样存在。

 

该不会我是个变态吧?安迷修认真研究使用说明书,努力驱赶思绪,衣物小山一样堆积,凯莉今早婉拒了他期期艾艾提出送她去学校的请求,看到男人眼神黯淡失落,女孩似是不忍提出安迷修可以帮忙整理上次晾晒在阳台的衣物。

 

他心虚望了望散发雾白蒸汽并有进一步扩大趋势的熨斗。

 

应该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吧。凯莉合上笔记本微笑谢绝同伴邀请,鬼狐因为公差被迫离开一段时间,故将妹妹寄放在朋友家中,她本就不在意何况二人兄妹之情薄弱几乎没有,慢吞吞收拾书包,黄昏在蓝色课桌流淌出黄金河流,少女唇角情难自禁泛起弧度,脚步也因脑中想法轻盈松快。

 

他真有趣。

 

不管是因为窘迫而瞪大变得圆溜溜的蓝绿瞳孔,还是耍帅时夸张滑稽的动作,凯莉尤爱打量他的眼睛,绿汪汪,像原野,像湖泊,风拂过原野掀起阵阵波浪,安静湖泊暗藏漩涡。

 

她想成为吹动原野的狂风,亦想成为湖泊下触即死亡的漩涡。

 

忆起鬼狐千叮万嘱警告千万不可戏弄安迷修,少女不以为意笑了笑。

 

正人君子挣扎面对欲望最后坦诚面对带有原罪的自我。

 

真是有趣。

 

 

03.

 

凝晶流焱缓缓踱步每个房间,毛绒绒团子粉红小肉垫踩踏地板,最终选择在男主人脚边乖巧安静缩成一条猫猫虫,金蓝双瞳惬意慵懒,安迷修啼笑皆非垂眸看了看它,继续钻研如何处理心仪对象衣物。

 

他记得这件。

 

粉毛衣手感柔软略长所以凯莉总是将它当做长裙,赤脚盘腿坐在沙发逗弄凝晶流焱,偶尔瞥见脚趾小巧晶莹可爱,眉眼洋溢青春俏皮,细长手指划过皮毛此时安迷修无比渴望他们触碰的是他的头发。

 

还有这件。

 

牛仔背带裤他回忆少女是喜欢同黑色上衣搭配,那天她忘了带钥匙坐在楼梯等待下班回家的室友,安迷修走出电梯后便看到她带着耳机咀嚼泡泡糖吐出粉红色球体接着戳破,稍稍有些无聊的表情疏远冷漠。

 

或许在看到室友后会露出得到糖果的孩子般甜美亲切笑容。

 

他清楚听到了心动的声音。

 

戴着面具翩翩起舞。

 

我可否能看到卸下防备后你的真心。

 

男人又突然想起昨晚,宿醉头疼尚有残留,破碎记忆片段闪现脑海,混合酒精与糖果气息扑打寸寸肌肤,触感胜过丝绸温热光滑,嘴唇轻柔吻过好像暖风吹拂细雨降落,旖旎暧昧旋转交织快活的使他忘记一切。

 

重重埋入少女衣物中。

 

我一定是疯了。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5)
热度(179)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