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Matter of Time

高度高度OOC预警

CP:紫堂幻X凯莉

摸鱼选手作品,之前说的无国界医生幻X战地记者凯,本来想写的更精细,更好一点的……能力不足只能变成这样了……真的很辣眼睛……

如果我的文字能让小天使们感到喜欢和开心的话我会非常非常高兴的!!!

--------------------------------------------

01.

紫堂幻感觉糟糕透了,肉体精神皆是,他不知道今天已经出诊了多久,门外仍旧络绎不绝,这是医生的日常,男人本就习惯了这些,根源性问题在于某个笑眯眯手持相机不停按下快门的女人。

“紫堂,”罪魁祸首毫无自知之明反而变本加厉命令他,“你应该笑一笑。”

他扯了扯僵硬的面部肌肉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凯莉,你不应该来打扰我的。”

糟糕,紫堂幻嗅到危险气息。

她表情古怪,拉长腔调嘲讽,“可以嘛,硬气了。”

对不起,男人蠕动嘴唇想要道歉却被凯莉制止,“你说的没错,”认知中牙尖嘴利的女孩罕见爽快认错,“那我等你下班。”

言毕,摄影师收起相机乖巧坐在一旁聚精会神观察医生工作,察觉对方不自在神情后绽放出笑容恶劣强势。

男人无奈叹了口气,他在中学时期便不擅长同凯莉相处更不用提现在,只得专注于工作,希冀魔女小姐对繁琐枯燥的工作感到无聊主动离开。

可她没有,女人认真凝视着他,观察许久未见的好友。

记忆中瘦小,总是被欺负的紫堂幻。

仍旧是斯文羸弱的样子,但眉宇间阴雨般连绵不绝的忧郁或许是被非洲大陆灿烂阳光驱散,明媚和煦,他看起来比之前要开心很多,行动游刃有余,还是有些没有发生变化的,或许怕喜悦被偷走,小幅度,轻轻恍若幻觉疲惫柔和的微笑。

更为频繁的笑容。

凯莉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你看起来过的不错,紫堂幻。

02.

“给你。”紫堂幻将铁罐头塞进她怀里。

这是最后一盒水果罐头,他们席地而坐,晚风习习吹拂身体,简易帐篷倾泻缕缕暖橘光线,不过难以同夜空明灭闪烁的繁星相比,夜幕蘸满颜料被银河晕染出层层色彩,凯莉把玩罐头仰望,遥远寂寞的星河竟安静如水流淌至内心。

她从未设想过夜空可以如此美丽,蓝色由浅及深渐变,这一切都可以用肉眼察觉,虫鸣声微弱间歇响起,静谧安详。

城市高楼鳞次栉比,高耸入云企图挑战自然权威,每当夜晚降临人造光芒争先恐后亮起,绚烂色彩遮挡一切自然景观,她感受不到泥土,无法触及雨水,化学污染使天空的眼泪灰暗晦败,人工绿化整洁美观,但在凯莉眼中,那份粗野蓬勃的原始美荡然无存。

女人的工作同样僵硬,死板,充满谎言与欺骗。

女明星笑容甜蜜宛若天使纯洁,风情万种,谈吐优雅得体,身为摄影师,凯莉本该捕捉她最美的瞬间,注意力却一直被角落眼圈通红狼狈的小助理扰乱。

被打了就要反击啊。

今早出于好奇买下的报纸躺在包中没有被主人扔掉,凯莉对时政素来不感兴趣,可人物专访名字太过熟悉,促使她神使鬼差买下,甚至不顾刺鼻难闻的油墨味叠好放入包中。

“其实我做出这个决定并不伟大。”紫发男人在文章中说,“大概是因为想体验一下被需要的感觉吧。”

照片中他身着迷彩服,长期暴晒使肌肤呈现巧克力色泽,清秀英俊却布满风霜,紫堂幻怀抱花束笑得腼腆,神情自信洒脱,凯莉突兀想起一张强忍泪水不甘的脸。

爽朗的紫堂幻,忧伤的紫堂幻,自卑的紫堂幻,无数张脸在脑海中交织漂移,男人那双眼睛木然凝视着凯莉,不悲不喜,紫堂幻早已习惯不公与失望,她眨眨眼,幻觉霎时消逝,惟见小助理委屈瑟缩。

“‘况且,’年轻医生轻柔微笑,在此之前他严肃紧张,眼中充满戒备,即便回答简单问题同样经过斟酌谨慎小心‘有人告诉我,我可以更勇敢一点。’”

现在轮到我了,女摄影师抿紧嘴唇。

“我不干了。”她大声宣布,无视当红花旦的惊愕茫然,将矿泉水从下至下淋坏女星精心打理的发型,对方仪态尽失破口大骂,污秽字眼不断从鲜红双唇蹦出散发恶臭。

不知道看到这个样子粉丝会不会还会喜欢她。凯莉揣测,嘴角扯出恶毒讥诮弧度,许久未曾体会到的畅快游走细胞。

我不干了。她默默重复。

03.

她真好看。

独得月光眷恋的女人,紫堂幻悄悄打量心仪对象,她把玩着罐头,金属时不时泛起光芒,凯莉肌肤同样在莹莹发光,冰冷美艳恍若神话插图中傲慢的月神。

医生可以诊断疾病,紫堂幻却无法判别凯莉的喜怒哀乐。

医生可以治疗疾病,紫堂幻却无法从名为凯莉的相思中痊愈。

不管是十二岁,二十二岁,还是三十二岁,紫堂幻一如既往面对凯莉会局促不安。

在医学院就读时,人体解剖学任务有一项便是忠实记录各种结构,敏感细腻的他意外对这份作业得心应手,铅笔涂涂抹抹不仅画下器官骨骼,夹在课本中更多是高中好友的画像。

清丽的凯莉,甜蜜的凯莉,娇俏的凯莉,他可以用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字眼描绘形容女子,却缺乏当面倾吐爱意的勇气。

紫堂幻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大概会碌碌无为,在家族荫庇下做个幸福平庸的小医生,开些不痛不痒的处方,战火纷飞缺衣少食的地球另一边对紫堂家小少爷来说遥远宛如另一个次元。

梦醒时他仍会惊异于当初选择,维和军官银爵的煽动固然是部分原因,他忆起那个午后,撕开所有面具坦然面对伤痕的少女。

“你以为忍声吞气他们就会忏悔吗?”凯莉居高临下质问,紫发少年窘迫跪倒在地,眼镜歪斜,腥甜铁锈味在口腔弥漫,他想要舔舔干涸的嘴唇却因伤痛作罢。

如果不是凯莉赶走了那群小混混恐怕他会更狼狈。

少女像是看到什么脏东西皱起眉毛,“我告诉你,”她半蹲戳点少年,未修剪的长指甲尖锐仿佛刀子割裂心脏,“没用的,以暴制暴才是最好的方法。”

“你在这里婆婆妈妈,犹豫不决,自怨自艾有什么用呢。”

她粲然一笑,洁白虎牙不祥危险,“你可以更勇敢一点。”

“告诉他们,你不喜欢他们,你恨他们。”

“多有意思啊。”

确实很有意思,递交辞呈后,面无表情凝视父兄,紫堂幻悄然赞同,自那个午后他的人生似乎并无变化,被欺负,品尝酸涩嫉妒,凯莉无意中撒播下的言语种子在多年后终于开花结果,男人做出了一生中最为大胆的决定,踏上更为坎坷的荆棘之路。

他抛下所有家人的愤怒不解,独自一人独自前行。

可紫堂幻知道,某个少女永远在心中,用尽尖酸刻薄的话语勉励自己挺起胸膛。

04.

如果要凯莉像紫堂幻一样温柔恐怕是件要很久很久的事情。

要紫堂幻像凯莉一样随性恐怕也是件要很久很久的事情。

不过没关系,淌过时间长河,经历寂寞孤独,所有不甘痛苦都将逝去,太阳升起后他们依然继续坚强生存。

以柔软包容尖锐,互补中获得幸福。


“凯莉,”他踌躇着表白,“我喜欢你。”

紫堂幻大脑一片空白,手心不自觉沁出汗水,透支了一生的勇气,他只觉得身体几近瘫软,垂首不敢面对女人。

她笑,“知道啦。”凯莉点了点男人胸膛,暖流从指间淌至心脏,紫堂幻不可思议抬起头凝视她。

星夜降落于凯莉的双瞳。

紫堂幻在她的眼睛中看到了远方陡峭的山岩,一旁不知名的野花野草,黄褐色的帐篷,万千世界如此清晰倒影在这双眸子中。

紫堂幻还看到了自己。

“恐怕说出来之后你已经脚软的没办法走路了吧。”同伴毫不留情嘲讽。

“那我就带着两人份的勇气继续前进啦。”

--------------------------------------------

幻凯完成了!我真的,非常喜欢这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2)
热度(169)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