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Another World

高度高度高度OOC预警


CP:雷狮X凯莉


6千左右不知道算不算长,摸鱼选手合并文档之后发现竟然摸了这么多突然吃鲸


情人节快乐,亲爱的凯莉小姐,自从喜欢上您之后,世界变得很大很大,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同好们互相交流,又变得很小很小,好像所有的爱意都只能倾注在您身上


中间部分有梗借自蛋花太太,个人过度解读,愿蛋花太太继续骄傲闪耀


如果吃的愉快是我的荣幸!!!!


-------------------------------------------


01.


糟糕的一天总是从清晨开始。


他本是打算拜访鬼狐伯爵,雷狮的父亲为心爱的小儿子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介绍信,如果万事顺意,他或许能在军队中谋得更高地位。


当然前提万事顺意。


骏马携卷春风疾驰差点踩踏雷狮的胸膛,若不是主人骑术得当及时制止,恐怕青年早已躺倒在地,雷狮瞥了瞥雨后仍旧湿漉长出青苔的石头还有看起来黏糊糊的沼泽,他不在乎形象可也不想太过狼狈,这片森林保持着原始未经修剪的形态,显然人迹罕至,鬼狐府邸偌大或许主人都没有完完整整视察过每块领地,青年军官眯起眼睛打量骑手。


“你是谁?”马背上的女孩居高临下质问,纤纤细指有力拉动缰绳役使爱驹围绕陌生男子转圈方便自己能观察到更多细节,“我没见过你,你知道私闯鬼狐庄园会受到什么惩罚吗?”


“我不知道。”雷狮回答,在对方尖锐目光中镇定自若,甚至出言讥讽,“可我知道贵族女士们会怎样评价你的骑马方式。”


女性素来以含蓄内敛为美,她们穿着层层叠叠繁复长裙,以布料为盔甲包裹躯体,裁剪宽大看不出优美流畅的曲线,倘若露出衬裙,在大多数人眼中是件失礼低俗的行为,更别提眼前贵族少女一身男装,她旁若无人展示年轻女孩青涩轻盈,尚未完全成熟的身体,裤装拉长腿部线条,小巧的足部踩在马镫,健康充满活力,清晨阳光透过林间绿叶点亮白皙脸庞,皮肤透明可能随时会消失,运动后产生的红晕可爱宛如熟透果实,一滴汗水顺着额头留下,她不耐烦擦去继续警惕望向雷狮,方才自由快乐荡然无存。


雷狮显然破坏了她的早晨。


少女摸摸脑后晃来晃去扎成马尾的长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回避话题,“如果你打算拜访鬼狐大人还是有绅士引荐比较好,而不是像只老鼠悄悄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我有介绍信而且我只是迷路了。”雷狮回应,姑且将陌生女孩讽刺置之不理,“很高兴见到你,凯莉小姐。”


虽然体型瘦小勉强像个小男孩,不过声音太过尖细,还一副颐气指使主人翁的样子,结合传言不难猜出身份。


枣红色马匹喷了响鼻似是在抗议主人无意义转圈运动,黑发少女俯身轻抚鬃毛安抚,“好吧,”凯莉直视军官双眸,“给我看看你的介绍信。”


“雷狮。”女孩接过信件浏览后念出青年名字,接着快速收起塞入上衣口袋,“现在你没有了。”她狡黠一笑,“除非你保证,不会把今早看到的说出去,我不仅可以把信还给你还能替你美言一番。”


“随便你”雷狮无谓笑了笑,“我本来就不想要这些东西,还要谢谢你替我解决这个麻烦。”


青年压低帽檐行礼,扯出恶劣笑容,“作为回报,我不会说出去的,相反,我开始对你产生点兴趣了。”


“期待再次相会,凯莉小姐。”




 

02.


即便是仍带有寒意的薄春时节,仍不能阻挡妙龄女孩追求美丽的心,她们迫不及待褪去灰扑扑的冬装,换上色彩更为鲜艳,质地轻薄的裙子,好似一朵朵鲜花绽放在荒芜大地,然而在这种季节,自然中盛开的花朵着实少见,除了迎春花孤独伫立在枝头,鹅黄花瓣娇嫩可爱,清风拂过颤巍巍随时飘零惹人怜爱,雷狮轻轻取下将它别在眼前少女乌云般长发中。


他稍稍离远了些打量,“很适合你。”


“谢谢。”凯莉抱臂仰头望向雷狮,春寒料峭,她的手指因为室外低温几乎快要冻僵了,不得不贴紧手臂好汲取些体温,并且少女不想同雷狮相处,也许是常年在军队征战的缘故,他的紫色眼睛总是充满一种侵略性的敌意,不加掩饰表达轻蔑,看到他这样对待别人时还有点意思,但被狮鹫盯上的对象变成自己着实感觉不太舒服,“我们离他们越来越远了。”凯莉指出,“我们最好还是走快点以便赶上他们。”


“我不去。”雷狮摇摇头否定她的主意,“如果你喜欢和脑袋空空的先生小姐们交谈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她咬唇感觉一阵泄气,年轻军官说的没错,她现在确实不太想处在人群中,享受万众瞩目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披着面具挂上礼貌微笑,谈吐温柔体态优雅,可今天太冷了,少女只觉得疲惫乏力,懒于应付社交活动,凯莉想了想便亲切挽上雷狮手臂,靠近些取暖。


“你说的对。”黑发女孩甜笑,她打算继续说些什么来活跃氛围,雷狮似笑非笑瞥了瞥她制止。


“我只是觉得同像男人一样岔开腿骑马的凯莉小姐交谈更有趣罢了。”


“好吧。”凯莉加深笑意,“那是场意外,我一般不会这样,心血来潮想要试一试罢了。”


“你的潜台词是一般不会被人发现。”雷狮脱下大衣反驳,轻轻将它披在对方娇小玲珑身体上,“我不觉得那样骑马有什么不对,登格鲁的女人都是这样。”


“登格鲁?”少女蓝眸亮晶晶充满惊奇,“你是说舰队刚发现的新大陆吗?”


“是的。”


她似乎是想问更多问题,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她拉紧外套道谢,“谢谢你,我感觉暖和了不少。”


“那你今天愿意同我一起跳舞吗?”


“不,不行。”凯莉笑道,“跳舞的话自然要在合适的地点选择喜爱的舞伴和音乐,雷狮上尉在我心中仅仅是达到及格标准,如果只是因为一件外套的情谊那魔女的舞未免太过廉价。”


她率性说出社交界对自身的贬义评价,雷狮不动声色凝视着少女,蓝眸如同投入小石子的湖泊灵动活泼,一时间同心脏引起共鸣泛起阵阵涟漪,她抬起手臂将一缕黑发别在耳后,点缀发间花朵竟不及脸庞娇艳。


雷狮也笑了笑,“那好吧。”他直直望进凯莉双瞳,“总有一天你会愿意同我跳舞的。”

 




03.


“现在,轮到我来问你是谁了。”雷狮坐在马背俯视少女,一抹微笑从紫鸢尾般双瞳绽放随即出现在唇角,他没有料到无聊出门骑马散心会碰巧遇见凯莉,与第一次相同,他们仍旧处在人迹罕至的林间小道上,只不过这次骑马的变成了雷狮,但是主导权一如既往握在男人手中,他远远看到那抹倩影后策马疾驰,带着孩子气得意出言挑衅。


凯莉意味深长回击,“我想我一定是同某人不太合拍,所以每次在窘迫的时候都会遇到他。”


“那么现在这个人打算帮你一把。”雷狮跳下马,“怎么回事?”


“我打算去买点东西,谁知道马车竟然坏了。”少女无可奈何耸肩,轻轻提起一角裙裾,“你看我的鞋子,好脏。”


樱红长裙笼罩着乳白衬裙,她本意是想稍微展示鞋尖好让对方了解处境,力道控制不当反倒是露出一小截洁白裙摆,私密衣物突兀暴露在外人眼中令少女感觉尴尬万分,红晕悄悄爬上脸颊,凯莉故作镇静放下双手,“这是我最喜欢的鞋子。”她强行转移话题,“所以,万能的雷狮上尉打算怎么帮我呢?和我的车夫一起修车吗?”


他顺着凯莉手指方向望去,车夫愁眉苦脸检查轮子,“不,”雷狮回答,“我记得你的骑术很好。”


“什么?”黑发女孩快速环顾四周确保没有任何人听到雷狮话语,“我不想在公共场合听到这个话题。”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骑马去想要去的地方。”


凯莉瞪大眼睛,“你疯了?”她提醒,“我今天穿的是裙子,不能那样骑马,况且我不能穿着男装出现在市场上。”


“你可以侧着。”


“我没有带侧鞍。”


“你骑我的马。”军官拍拍爱马脖颈,“我会在你身边看着,放心,”他对少女做出保证,“我很强壮反应也足够快,即便你不小心坠马也不会有任何事。”


她沉默思忖,雷狮的建议确实令少女心动,呆在森林无聊且浪费时间,又想起雷狮出身军队想必能够处理各种危急情况。


“谢谢。”少女躬身行礼,得到许可后,男人将她一把抱起安置马背,“有劳你了。”凯莉礼貌微笑,“我会告诉我哥哥,下次登门致谢。”


“漂亮的鞋子。”年轻军官意非所指赞美,“当然,更漂亮的白裙子。”


他真讨厌,凯莉僵硬别过头不再理睬雷狮,虽然他长着一张俊美大气的脸蛋可嘴巴脾气着实奇怪。


“你好像对登格鲁很感兴趣。”他平淡问。


“是的。”凯莉说,“我听说舰队是无意中发现那座岛屿,他们都说随便在那片土地挖掘都会发现黄金。”


雷狮笑了笑,“无聊的传言。”他牵着缰绳慢悠悠同少女前进,“不过确实富庶,光照充足水源丰沛,一年四季都能吃到不同新鲜蔬果。”


“男人女人共同劳作,老实说,不少女人甚至比男人更加能干,我曾亲眼见到过一位女士为了保护她的弟弟从远处射箭击中猛兽要害,精准度恐怕不少训练有素军官都无法媲美。”


“你听起来对登格鲁很熟悉。”


“是的,我曾在那里驻扎过几年。”


“这样,”凯莉坏笑询问,“你有没有同登格鲁女孩发生过什么故事?”


“没有。”他快速揶揄,“毕竟我觉得还是挣脱层层束缚振翅而翔的蝴蝶,钻破冻土怒放艳丽的蔷薇更为美丽。”


“比如说某位眼前岔开腿骑马的小姐。”


“我说过不想再听到这个话题了。”少女嘟囔,“真好啊。”凯莉望向天空,“如果有机会,”她眼睛盈溢渴望和激情,“我也想去看看登格鲁,它对我来说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神秘充满惊喜。”


雷狮突然觉得,当她眺望远方时,彼此心灵近在咫尺,因未知的另一个世界而心潮澎湃,而当她凝视着自己双眸时却邈若山河,因少女竖起防备无差别露出公式化礼节性微笑。


“我有一个朋友。”他发出邀请,“他的酒馆中来自登格鲁的舞者每晚进行表演,你愿意去看看吗?”


“好啊。”凯莉说,“现在,敬爱的雷狮上尉要在我心中地位上升不少了。”


“你会喜欢帕洛斯安排的演出的,”他回避少女调笑,“我觉得说不一定你会同他很合得来,他有很多化名和身份,非常擅长在社交界游走。”


凯莉咯咯笑出声,“听起来像个感情骗子。”她总结,眨眨眼睛追问,“那你呢?也有许多身份吗?比如说,帅气的雷狮先生,英武的雷狮上尉,尊贵的公爵最疼爱的小儿子什么的?”


“是雷狮。”雷狮轻柔隔着手套亲吻少女手背,温热吐息拍打几乎令凯莉灼烫想要挣脱,她怔怔望着男人,一时之间茫然不知所措。


他叹息再次重复,“只是雷狮。”


一个为爱所困的男人罢了。


 



04.


用服装博物馆来形容凯莉的衣帽间毫不为过,从细麻布到金线缎,甚至来自遥远东方昂贵罕见的丝绸,布里奥特长裙典雅含蓄,细长丝带穿梭在高跟小羊皮制成的长靴打成一个个蝴蝶结,她喜欢那件浅粉色的裙装,私人裁缝选用了最明亮的碎钻拼出星星形状好让裙子更加光彩夺目,凯莉同样喜爱那顶黑色帽子,据说上面点缀的羽毛来自一只真正的极乐鸟,仅仅是路过都能闻到来自羽毛馥郁甜蜜的香气,凯莉还想带上那条项链,那是父母送给她的成年礼物,恐怕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宝石比上面镶嵌的那颗更加璀璨纯净。


但是不行,她回忆雷狮冠冕堂皇的理由,“你不能穿的太华丽,毕竟那只是一个小酒馆,鱼龙混杂你会被盯上的。”


“况且年轻单身女子出现在那里未免太过奇怪,”雷狮劝诱,“你可以假装是我的夫人。”


凯莉觉得不妨打扮成一个丑陋庸俗的少女好让男人在众人面前出糗,只要随便拽出一件然后胡乱抹抹脸再跟着下人学几句浑话便能达到目的,可她不自觉取出最好最漂亮的衣服在身上比划,神使鬼差对着所有衣装挑剔。


她潜意识不愿这样。


少女拽紧衣物,心也因此狠狠揪起,平静无趣的生活正在因某人而改变,凯莉并不讨厌变化,她乐于接受并挑战命运玩弄,但更愿自身是主导者,而不是跟随在雷狮带来的风暴身后掀出可怜的点点浪花。


这没什么,她对着等身镜微笑辩解,我只是不想让自己丢脸,可以有粗鄙的女孩喜欢雷狮雷狮喜欢那种类型也无所谓,我不能失了风度。


“啧,”男人不屑一顾抱怨,“太磨蹭了,”他微微抬起眼帘好审视少女仪容,“已经一个小时了。”


凯莉提起一角裙摆通过门槛以防摔倒,她最终翻出一件得体飘逸的长裙来应对这次邀请,“反正也是以雷狮夫人的身份出场。”帽檐垂下长纱使少女的脸庞朦胧蛊惑,“所以说,有什么好催的。”


她红唇勾起笑容盛气凌人,“给我好好的感激地等着就行了。”


他在为她的美丽屏息。


雷狮知道凯莉是个漂亮光彩夺目的女孩,皮囊之下灵魂更为迷人危险,他沉沦在她不甘平凡的脾性中,哪怕万劫不复。


她对他有着致命诱惑。


“那么,”雷狮终于从晃神中回归,对着少女露出挑战般微笑,靠近凯莉似是要拂上一头秀发,“现在就去赴宴吧,夫人。”


登格鲁少女皮肤泛着小麦色光泽身体健康有力,她不吝啬表现人体美裙摆一半布料几乎透明露出纤细的右腿,男舞伴牵紧她柔夷时而拢紧少女时而放开让其自由旋转,轻盈摆出各种优美姿势,大部分时间两位舞者几乎都是交织在一起热情如火,后退同时前进,短暂分别后便是激情拥抱靠近脖颈亲昵。


“哇。”少女小声惊叹,“我从来没见过这种舞蹈。”


雷狮挑挑眉递给她一杯啤酒,“你想试试吗?”


“不行,”她看穿青年意图,掩唇轻笑拒绝,“第一,雷狮先生又在诱拐我跳舞;第二,并没有合适的场地供我们跳舞;第三,我不会这种舞蹈。”


“第一,我不是诱拐我是在邀请;第二,酒馆后面有条还算宽阔的小巷几乎不会有人去,也能听到配乐,我们可以在那里;第三,我觉得我应该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舞蹈老师。”


凯莉颇感兴趣打量玻璃杯中啤酒,壮烈一口饮尽,“好吧。”也许是酒精使少女感觉脚下轻飘飘宛如踩在羽毛,她伸出手臂示意男伴“我们不妨一试。”


“我的荣幸。”他亲吻手背回应。


旋转,贴紧,雷狮扶着凯莉细如柳枝的腰部协助她熟悉舞步,他们像是为了同彼此共舞而诞生在世间,或者上辈子已经在一起跳了几百支曲子,眼神交流中便能悉知对方下步举动,他们继续旋转,衣料贴紧摩擦带动气流,伴随隐约的动感音乐。


“真是个糟糕的舞伴。”他拥紧女孩,“我猜我的脚已经肿起来了。”


贵族女孩咯咯笑出声,“我才要说你是个坏舞伴,”她一本正经指责,“这个时候你应该放开我的。”


“这可不行。”雷狮垂首凝视怀着少女,小巷口煤油灯昏黄灯光打在她的面部,天幕黑暗渐沉笼罩凯莉,使她看起来昏暗不少。


即便夜晚已至,但在青年眼中,他的舞伴在闪闪发光。


凯莉同样凝视着雷狮,宽阔的额头,侵略性沾了夜色略显晦暗的瞳孔,高挺的鼻梁,坚毅的下巴线条,还有,她无法忽略,渴望亲吻的双唇。


“吻我。”少女哑着嗓子命令。


他照做了。


那嘴唇也许涂有罂粟,只要触碰便无法戒掉,或者是毒药,亲吻后便会死亡,他无法拒绝凯莉,内心同样渴望更深切接触,水手迷醉于海妖歌声,海军上尉雷狮同样因贵族少女凯莉缴械投降。

 




05.


“我希望你可以注意一下最近那些流言。”她的哥哥直截了当警告,鬼狐天冲想起那些萌生于折扇下,随着扇子摆动香风飘散悄然在社交界传播的话语感到一阵厌恶。“你同那个名叫雷狮的军官走的太近了,他只是个小儿子。”男子优雅温和对着妹妹分析利弊,“他不能继承到爵位,同样拿不走公爵府的一个子。”


凯莉放下象牙梳子,她的黑发被女仆用一对蝴蝶发饰扎成两个马尾松松垮垮垂下,“我以为你会很高兴我喜欢上了一位穷人。”


鬼狐天冲大笑,“我亲爱的妹妹,”他的腔调素来圆滑亲昵,不管是在家中还是社交场合,“我只是想让你幸福。”


“遗嘱规定了你出嫁的时候要带走一半财产,这是既定的,我已经不想去改变了,所以与其嫁给一个觊觎嫁妆的穷小子,还不如选择一位达官显贵,起码当你人老珠黄,不再能博取丈夫爱怜时,还有金钱能够依靠。”


“你了解雷狮吗”少女眯眼凝视兄长。


他摇了摇头,“我不太清楚,”鬼狐伯爵承认,“但是所有人都说他狂妄自大,傲慢无礼,同他交谈后,我认为这并不是捕风捉影。”


凯莉笑了,“不,你很了解他。”


“你对他熟悉到了恶心的地步,你讨厌他,就像讨厌我,因为凯莉与雷狮是如此相似。”


他们同样以桀骜不驯的姿势向这个世界发起华丽的挑战。


“你根本不在乎我,或许有过真正关爱我的时候,但不是现在的鬼狐伯爵。”凯莉站起躬身行礼,“再见,鬼狐伯爵。”


高跟鞋踩在木地板发出响声,凯莉之前从未觉得这种沉闷撞击听起来如此清脆动人,她行走在通往天堂的阶梯,鬼狐天冲想要我做个淑女,然后明码标价为家族换取利益,贵族少女早已由愤懑不平转向心如止水,我不要这样。


她跳上马车命令车夫,“去雷狮那里。”她说双手紧紧抓着随身包。


我要自己去新的平等的世界。


“所以,”雷狮挑挑眉询问,“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


“没错。”


她在发光,明明疾跑后略显狼狈,休憩在黑发上的成对蝴蝶不知飞向了何方,一头黑发蓬松可爱,红晕浮上脸颊额头还有细细密密的汗珠,一如初见时活泼俏皮。


一如初见反抗这个世界既定的规则。


“我想和你一起去登格鲁,”凯莉抢先阻止雷狮回答,“我听说了,你后天会去那里。”


“既然你可以去,那我也可以。”蓝色瞳孔咄咄逼人显示不输男子的气势,“他们总是说,男人可以做什么但是女人不行。”


“我只是和你聊聊天,就会有流言蜚语传出,男人可以同多个女人交往,而女人却不能和异性多说任何一句话。”


“在我看来,只有男人和女人都不可以做的,无礼的事情,而不是男人可以做,女人不可以做的事情。”


雷狮鼓掌,“真知灼见。”男人懒洋洋笑了笑,“我竟然不知道凯莉小姐竟然有这样好的口才。”


她的失望显而易见,“你不愿意带上我吗?”


“我可没说过这种话。”雷狮回避问题,“我的意思是。”


“年轻单身女子出现在那里未免太过奇怪。”


他的双眸璀璨堪比星河,面部线条柔和,荡漾出温柔微笑


“你愿意继续做雷狮夫人吗?”

 

End.


-------------------------------------------


本来打算写很多很多话来感谢大家的喜欢但是打字的时候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说谢谢,谢谢大家的厚爱,每次涨粉或者有了小红心小蓝手的时候都是既开心又慌张,很怕不能响应这份期待,又很开心能够得到认可


总而言之,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2)
热度(201)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