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帕凯】戏剧人生

高度高度高度OOC预警

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要写双音乐剧演员的帕凯吗(。)感谢硬煮蛋的剧后秀让我突然想起了这个脑洞并且支持我写了出来

私设如山,关于音乐剧的方面也会有很多纰漏,欢迎指正!

感谢每位小天使的喜欢!欢迎找我聊天!

--------------------------------------------

01.

“这个角色不是挺适合你的嘛。”帕洛斯调笑,他刻意无视凯莉复杂的眼神,抓起玻璃杯将啤酒一饮而尽,啤酒顺着喉管向下打开所有感官令他舒爽地忍不住想要高歌一曲,也许是酒精作用,他竟然不怕死继续补充,“你只要本色出演就可以了。”

凯莉翻了个白眼,在对方窃笑声中抓紧她的那杯啤酒,她故作矜持小小啜饮了一口,这次换帕洛斯对她的动作翻了个白眼,男人满脸悲悯,“你已经入戏了吗?”帕洛斯问,“幸好我们已经分手了,不然我可受不了梅尔特伊夫人那种风格的女朋友。”

“是啊,”女演员斜睨了他一眼,“我可是以站在顶点为目标的,自然要在接下那个角色后细细揣摩。”

“说到本色出演,你似乎也差不多吧,”她反唇相讥,“一键将瓦尔蒙子爵替换为帕洛斯完全不影响剧情的合理性。”

男演员哈哈大笑,意有所指望向自己未来的女搭档,“一部渣男渣女的故事。”他总结话语暧昧,“但他们最后复合了。”

“然后他们死了。”凯莉面无表情饮尽啤酒,“谢谢你今晚邀请我,但愿不会被人拍到,狗仔们有时候恨不得将垃圾箱翻个底朝天,好找到某些爆炸性消息。”

“放心吧,毕竟我们不是流量明星,只要你能演好这部剧,不管做什么都无所谓,哪怕是同时交往一打男人也可以找公关团队洗白说,只是为了新剧找灵感。”

“听上去你似乎有些蠢蠢欲动,能看在前女友的份上提前告诉我,你打算同时脚踏哪几条船吗?”

“开玩笑而已。”男人俊美的脸庞浮上一层浅浅笑意,他举起双手佯做投降,“一个女人已经足够麻烦了,更别提一打。”

“很有经验?”

“因为已经同这个世界上最难搞的女孩子交往过了,自然懂得很多。”他将空空如也的杯子同凯莉的杯子碰了碰,玻璃接触发出清脆声响,白发男人伸出手,对着凯莉绽放微笑,“虽然杯子已经空了但该有的仪式还是要来一遍,很高兴同你合作,凯莉,你知道我不会骗你的,我真的很高兴。”

黑发女人若有所思看着放在一起的两个杯子,透明材质反映出她的扭曲看不出具体轮廓的面部,她也笑了,象征性同帕洛斯握手。

“我也很高兴。”她直直凝视对方橘色瞳孔,“至于我有没有骗你,不妨猜猜看吧。”

 

 

02.

伊丽莎白皇后每日只食用三个鸡蛋和两个橙子,每天做三次三个小时的体操,以此来保持窈窕纤细的体型。

凯莉当然不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虽然她的饮食同样需要隔绝一切发胖的可能,所以女人早已戒掉了甜品,结束日常锻炼后,她随意冲了个澡便盘腿坐在沙发上研读剧本。纸张上早已被女演员做满了标注,她换着腔调尝试唱了几段,这次凯莉要演的是位复杂多变,冷酷无情的女性,即使她和帕洛斯嘲弄彼此说只要本色出演即可,但很显然,两人都并不打算这样做,反而付出超出寻常的努力只为胜过对方。

这大概就是想要成为一位好的演员总是需要另一位优秀演员搭档的原因吧。

好的搭档不仅仅能够给出建议,指导演技进步,同样也会形成竞争,凯莉和帕洛斯都不是喜欢认输的性格,剧团后辈笑称他们对视的时候火花四溅。

“如果她指的是仇恨的火焰的话,”凯莉坐在台阶上仰头看向靠着栏杆抽烟的帕洛斯,公然翘班的两人开始闲聊“那我绝对要称赞她眼神不错。”

帕洛斯悠悠吐了个烟圈,察觉到搭档不悦地轻微皱眉,笑了笑便掐掉香烟顺势坐在凯莉身边,“我觉得她的意思是,我们很有危险关系里面这对情侣虐恋情深的感觉。”

凯莉闻到随着夏日习习晚风弥漫淡淡的烟草味道,她侧过脸打量男人容貌,正巧对方也在凝视着她,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只好露出一个局促的微笑,岔开话题,“少吸点烟吧,当红Top,”黑发女人好心提醒,“像我们,如果嗓子坏了,基本上什么都没有了。”

“谢谢关心。”帕洛斯不以为意,他转开视线,今天天气很好,云朵在蔚蓝天空缓慢舒展身体,洁白蓬松不时变换形状,“凯莉,”帕洛斯轻唤出声,“你看,那朵云好像一只狗。”

“是啊。”她干巴巴应和,不得不说剧团将隔音做的非常好,她竟然听不到音乐和歌声,静谧中诞生出仅有两人存在的世界,女演员再一次小幅度侧过脸偷窥男搭档,看到他竟然阖上了那双好看明亮的眼睛,似乎打算小憩。风吹动他的黑色衬衣,同样吹乱了男人的头发,帕洛斯喜欢将头发打理成这样,幸好这么奇怪的发型无碍于他的英俊,凯莉蓦然想起交往时她总喜欢将男朋友的头发梳成更古怪的造型,而向来爱惜容貌的帕洛斯竟好脾气的容许凯莉任何放肆行为。

“凯莉,”帕洛斯终于出声,他蛮横抓起对方纤细手指贴近自己的脸颊,接着在女人的手背轻轻烙下一吻,“这是我最后一次演出了。”

心烦意乱抛下剧本,凯莉将垂下来的头发拨至耳后,她懒得蹬上拖鞋,赤脚走到落地窗前发呆,成名之后,她买下了这间公寓,面积不大好在交通便利,从高层望去整个城市一览无余,霓虹灯光亮取代了繁星,成为了地面不灭的星星,凯莉怔怔凝视着橘黄色的路灯。

路灯大概会在某个漆黑深夜照亮归人的道路,在此时,她竟然联想到帕洛斯的瞳孔,这可不是什么浪漫的形容,若是被帕洛斯知道了恐怕会故作心伤,对镜自怜,凯莉悄悄笑了笑,她了解帕洛斯,就像最先察觉浪子瓦尔蒙子爵坠入情网的是梅尔特伊夫人一样,凯莉与帕洛斯对彼此了如指掌,人生早已交织,密不可分。

他会是我的家吗?凯莉不自觉咬紧下唇,他们的分手还算和平,毕竟成为Top后聚少离多,没有约会,没完没了的工作,越来越短的通话时间,以心照不宣的分手短信为终止信号,她的这段恋情悄无声息结束。她既然能够戒掉甜品,也能够戒掉某些不需要的感情。

可现在已经有所不同了。

我还能再度拥有他吗。她陷入迷惘。

 

 

03.

“你紧张吗?”帕洛斯紧贴着她,在凯莉耳边小声问。

“一点都不。”她对着镜子转换表情以适应接下来的表演,她最终绽放出绝美诱惑的笑容,唇线俏皮弯起,“倒是你,紧张吗?”

“一点都不。”

凯莉没有搭话,深深看了帕洛斯一眼,伸出手臂,“那我们就走吧。”女演员允许搭档扶着她的手臂前行,“他们应该等不及我们的本色出演了。”

“说的是。”男演员表示赞同。

一切都很顺利,两人都是敬业的演员,多次排练之后自然不会出现纰漏,梅尔特伊夫人与瓦尔蒙子爵打赌,他们不断旋转起舞,歌唱心底欲望,情感在交锋中迸发。

临近结尾。

这里本该借位的,可帕洛斯还是,悄悄地,轻轻地吻了下去,被羽毛触碰嘴唇,冬日融雪消失殆尽无迹可寻的吻,一切都已经发生却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血色背景下炮火声迭起引出胸腔共鸣,革命不仅仅存在于舞台,他的脑海正在掀起一场不同往常的风暴。

 

 

04.

“退出后干什么吗?”凯莉点开艾比发给她的短视频,显然是偷拍,镜头晃得凯莉头疼,模糊画质令女人忍无可忍想要关掉,但帕洛斯标志性懒洋洋腔调飘出竟使她神使鬼差继续看了下去。

“我还没想过退出后做什么工作。”帕洛斯的背影削瘦清俊,凯莉不自知泛起笑意,屏幕中男人停顿了一下继续回答。

“大概会开家甜品店吧,草莓蛋糕做的很好吃的那种。”

“等到某天,某个女孩子走进我的店后,给她一千份草莓蛋糕。”

 

 

05.

“你不吃吗?”帕洛斯望向拼命抑制欲望的女友,“你不是一直念叨草莓蛋糕吗?”

黑发少女迅速摇头,仿佛慢一秒就会改变主意,“不了,”她艰难拒绝,“吃下这块意味着我又要在健身房多呆很久,还是算了。”

“等我成为Top,”她眼神缥缈幻想起未来,“演够了戏剧,退出后,我就吃一千块草莓蛋糕好好补偿自己。”

少年轻笑出声,将蛋糕塞入凯莉嘴中。

“那我陪你一起吧。”他说。

--------------------------------------------

复健比我想象中要难好多(。)欢迎大家对我提出建议!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2)
热度(75)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