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亚娜】Dear Lenalee

高度高度高度高度OOC预警!!!!!!


超级OOOOOOC!!真的很OOC,还有很多私设,超级多私设,大概是在成年后的故事,用了漫画的名字利娜莉·李


感谢森渊渊安利@椿源 ,可爱都是他们的,垃圾都是我的,不管怎么写都写不出来可爱的感觉qwq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可爱!!!


------------------------------------------------


 “不行!!!!!!”

“哥哥不允许!!!!!!”

拉比笑嘻嘻故作一本正经模仿考姆伊,也许含蓄是东方人的特性,听说他们在成年之前几乎不曾考虑过恋爱。言归正传,来自中国的青年在妹妹的人际交往方面展现出了令人惊异的过度保护,哪怕他们现在并不在故乡,哪怕利娜莉·李早就庆祝过成年生日;他还是一如既往将企图接近利娜莉的小伙子们视为眼中钉。亚连、拉比和神田倒是例外,但仅限于正常的,友好的交际。

但亚连现在并不想止步于此。

“啧。”

神田轻嘲出声,他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加入这笨蛋二人组,也不想继续和他们挤在男卫生间狭窄的隔间里,呼吸污浊的空气,讨论无聊的话题,所以他忽略了亚连在拉比的模仿下愈发痛苦的表情,选择性听不见拉比小声不断吐出的考姆伊绝对会说的话,日本青年转身,打算离开,而拉比眼疾手快制止了他的行动。

他不悦,冷冷瞥向拉比,对方举起手佯做投降,亚连压低嗓音劝架,隔间太小,三位成年男孩挤在一起总不免发生些肢体碰撞,白发男孩和红发男孩都尽量缩小体积迁就神田的习惯,看他们缩手缩脚不自在的样子,神田突然觉得可以听听他们到底打算做什么。

“所以,你们找我来干嘛?”神田问。

面面相觑,他们一定是在用眼神交流,神田默默想,亚连和拉比很快达成了一致,年纪较小的那个鼓起勇气开口。

“神田你和利娜莉相处时间最长啊,”亚连窘迫地挠挠头,“应该是最了解她的吧,而且神田一直很受欢迎,会不会有什么方法……”

东方青年打断了他,“直接去问她。”

“什么?”

“你想知道什么不如直接去问她。”



直接去问她。

亚连浑浑噩噩走进工作室,脑海中不断回响神田刚刚留下的话语,黑教团的职员们往来忙碌,一抹纤细倩影穿梭其中,分发茶水,转身时她看到两位青年满脸郁卒进入,便迈着轻盈的步伐快速走到他们身边,绽放出甜甜的微笑。

“你们来了,”利娜莉说,她示意亚连和拉比看向手中的托盘,“想来杯茶吗?”

“我不了,谢谢。”红发的驱魔师礼貌拒绝,眼睛一转,他突然想起一个绝妙的主意,“但是亚连需要,”青年补充,在背后不着痕迹拍了拍同伴,试图唤回他不知飘荡到何处的思绪,“昨天他一直说想吃蛋糕,利娜莉,可以拜托你陪陪他吗?”

女子眨眨眼,“当然可以。”她答,“亚连,你想要什么蛋糕?”

“什么?”倏然回过神的男孩问,拉比无可奈何摇摇头,利娜莉含蓄地笑了笑重复一遍问题,“巧克力蛋糕,”他稍加思索后选择,“利娜莉,你不用工作吗?”

“如果亚连需要我,可以把工作稍微向后推一推,”长发女孩说,“不过下不为例。”

“谢谢你,我在休息室等你。”亚连干巴巴回答,少年能感觉到拉比在背后小动作不断,催促他大胆一些,趁着考姆伊不在。

等到眼神中少女的身影完全消失后,亚连责备地看向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始作俑者完全没有自觉,反而洋洋得意。

“我推了一把,”拉比抗议,“如果没有我,你怎么可能会鼓起勇气约利娜莉一起喝茶呢?”

“可我还没做好准备。”青年颓然,“我会结结巴巴,束手手脚。”

“你已经开始了。”拉比嘟囔,他提高音量为同伴鼓劲,“去吧,你在怕什么?就像神田说得,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去问她。”



我该问些什么,我该说什么。

亚连无意识捧着瓷杯放空大脑,无数想法闯入脑海,也许是因为信息量太大,他反而觉得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更别提迂回问利娜莉关于感情方面的问题了。

中国女孩却轻轻笑出了声。

他更窘迫了,向对方抛去疑问眼神,“我突然想起了你第一次来到黑教团的时候。”利娜莉解释,“那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初遇。”

“是啊,”亚连自嘲,“千辛万苦爬上山,还差点被神田当做恶魔杀掉。”

“对不起,亚连”女孩道歉,“我们应该更认真一点的,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你不是还帮我制止了神田吗?”他温柔地说,“虽然对神田竟然会乖乖听话感觉很奇怪,但当时我只是在想,她是谁,她好漂亮。”

“谢谢,”利娜莉感觉脸庞微微发烫,她低下头将一缕跑出来的发丝别在耳后掩盖悸动,“那个时候我们差不多高,结果现在,”女子仔细打量她的同伴,唇角不自觉荡漾出笑意,“你高了很多,拉比再也不能叫你豆芽菜了。”

“我不喜欢他那样叫我,”青年不满,“特别是我们一起去找师父的时候,而且,他直到现在都还喜欢那样叫我。”

“你们关系一直很好,”利娜莉微笑,“看到你们还能精神抖擞地吵架感觉真好。”

她笑起来真好看。

亚连想,他不自在转移了话题,突然谈起和利娜莉第一次执行的任务,他们被派去寻找保护克劳斯元帅,从伦敦到中国,又辗转去了江户。

女驱魔师感叹,“那可真是一段漫长的旅行,也很危险,幸好我们都活了下来。”

“是的,”男子赞同,“我还记得当我终于同你们会合,却看到你变成了短发!不过我很庆幸你又蓄起了长发。”

“情势所迫。”她摸了摸头发,“你觉得长发比较好吗?”

怎样都很好看,白发驱魔师暗自评价,利娜莉的注意力又被另一件事所吸引,于是他们又开始抱怨起永远都不会结束的工作,还有琐碎小事,新来的吵吵闹闹的小鬼驱魔师,“虽然我们在那个年纪也许也是那样,但是看起来感觉真是火大。”

“没错。”

利娜莉将她那份巧克力蛋糕的最后一点吃下,亚连感叹,“没想到我们也有成为前辈的一天,我们竟然在一起那么多年了。”

“说实在的,有好几次我觉得我要死了,我再也没办法回家了,”女子若有所思,“对我来说,最难过的大概就是再也不能在你们结束任务后说声‘欢迎回来’。”

“我也是。”他同意,“能对利娜莉说欢迎回来,听到利娜莉说欢迎回来,真的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只对我说,只听我说吗?”她突兀问。

亚连的耳尖正在逐渐变红,在女子含笑的双眸凝视下,他仿佛看到了十六岁的利娜莉用大大的微笑迎接自己回家,当时他也是这么局促羞涩,还有诧异。

他将自己装着巧克力蛋糕的碟子向着女孩的方向推了推。

“你想不想再来一块巧克力蛋糕?”男人问,“还有,你想要一个驱魔师男友吗?”


------------------------------------------------


这么好看的作品我竟然今年才开始看(跪),真的太好看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7)
热度(32)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