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金凯瑞】坠于拂晓之星--金砂之国(第一章)

我没有咕咕咕qwq


CP:金X凯莉,格瑞X凯莉


高度高度高度高度高度OOC预警


真的很OOC,慎入


架空背景,大概是仇敌,虐恋情深,又名太惨了


序章


 @一杯柠檬七喜🍸 和七七的联文,下一章请催她嘻嘻


------------------------------------------------------------------


西区,自古以来,从未摘下过贫穷与恶劣的标签,野蛮、粗鲁,仿佛深深烙印在居住在那片广袤土地的居民的灵魂上;这份精神同样体现在西区产出的物品中,庞大的体积,粗糙的手艺,他们似乎生来不懂细腻这个词的含义。

然而万事万物都有例外,用大理石堆砌而成的总督府可能用尽了西区人所有的浪漫。它精致考究,作为主体建筑材料的白色大理石在清晨圣洁凛然;到了午后,则镀上层阳光的温暖,远远眺望,可以看见将总督府庭院内人工开凿的湖泊泛起一层层微醺的微光;夜深人静,它便回归沉静,沉默伫立,宛若守护人民的圣洁女神。

正如普通人仅仅可以窥探笼罩女神秀美脸庞的神秘面纱一角,一般人是难以接近总督府的。据常年行走在府内的官员说,它的每扇门都是用来自海外的上好木材,水晶、玛瑙、玉石、珠宝拼成美轮美奂的图案镶嵌其上,且各不相同,但饶是高级官员也不曾说清楚这幢建筑到底有多少个房间,所以到底有多少扇奢华的门仍是个未解之谜。议事厅穹顶邀请了显赫的大师绘制,他选了最后一战的场景,风扬起战士们的发丝,一触即发的氛围扑面而来。

总督府好像一颗大树,扎根在西区,贪婪且不计后果掠夺这片大地的一切。

老骨头快步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仆从们看到他风风火火的身影便会停下手中活计,退至一边谦恭行礼,饶是这么多人,四周仍是静悄悄的,不知是因为他们训练有素,还是因为他们大多数被拔去了舌头,以免乱说主人闲话。

女总督的心腹此时没有理睬仆从的心思,他尽可能加快速度,今日休假,所以女总督不可能呆在议事厅,而且此时尚早,也许她仍在闺房。

“你来了。”女总督冷淡回应,她还穿着睡袍,裹了件晨衣,黑发乱糟糟,此时正捏着密信皱眉,凯莉示意心腹坐下。

她抖了抖信,“看来你已经得到消息了。”

“是的。”老骨头回应,“这也是我大清早便过来叨扰您的原因。”

“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

沉默。

凯莉从口袋里取出打火机,小小的火苗燃起,将信纸烧了个洞,接着很快化成了灰烬,她和老骨头盯着那团垃圾出神,无数个计划在脑海一闪而过又瞬间被否决,越是安静,一旁的侍女的头便低得越深,怕这紧绷的气氛。

“终于来了。”是女孩子的轻笑打破了凝固的空气,男人也不禁回以了然微笑,像是两条毒蛇在经过整个冬天的蛰伏迎来了暖春,急不可待亮出獠牙,吐露信子等待猎物。

“既然回家了,身为总督,我自然是要去欢迎她的。”凯莉说,她舒展了身子,内心升腾起难以抑制的兴奋,六年来伪装出的平静与和平即将被打破,“你为什么要回来呢?”少女呢喃自语,蓝色眼睛盈满了渴求,“我终于迎来了复仇的机会。”

她站起来,拍拍手,示意女仆走上前,“更衣,”黑发的少女说,“老骨头,”她转向心腹,“快,去传令给所有人,要他们立刻到达议事厅。”

“我要掀起一场盛宴,”凯莉满足地笑了笑,“一场关于狩猎命运之子的盛宴。”

 

 

若是不曾知晓死亡,想必也是不会怕的吧。

金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身旁同伴仍在酣睡,不知为何,竟令少年艳羡万分,他不是多愁善感的性格,但是经历了那件事后,总有几天会在深夜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辗转难眠。

她是天使,还是魔女。

少年打了个寒噤,大概是夜风太凉,而他们的帐篷又不太保暖的缘故,于是他蹑手蹑脚起身取了件衣服披上,接着躺下,也许越是想要做什么,上天便成心不想让他成功,金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反而对十六岁那年的事回忆得愈发清晰。

火,一望无际的红,灼伤了他的眼,也压下了他劫后余生的庆幸。少年跟着幸存的村民们翻遍了角角落落,整理残骸,被战火舔舐后的伤痕从未彻底痊愈,村民们对年轻的女总督的仇恨也从未消失。

他又想起那双噙满了笑意的瞳孔,饱满的双唇,丝绒般美妙的嗓音,却吐出残酷的命令,寒意更重,不料他翻身的动作太重惊醒了一侧的同伴。

“金?”他迷迷糊糊问,少年含糊了几句搪塞过去,他便继续沉入梦乡,金倒是彻彻底底睡不着了,索性出去走走。

家乡向来贫瘠,除了沙子和风,倒是没别的东西了,几处罕见的绿洲早就被强大的部落占领,他们这种小村子大多数时间里都是迁徙而居,这次暂居的地方临靠山脉,山壁陡峭,岩石在朦胧夜色下黑黝黝的,紫罗兰般梦幻的天空能依稀看到几颗星星,几簇绿植,凹凸不平的地面,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一直默默跟随着弟弟的女子也坐下了。

“啊,是姐姐。”少年讶异,但很快便打了个友好的招呼,他捋了捋金发,望向星空,“我们好久没见了。”

女子也凝视着同一片天空,苦涩开口,“六年。”

“已经这么久了,”金有些伤感,“姐姐这么多年在外面一定很苦。”

“是啊,”少女笑了笑,“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补偿我。”

“也太坏了吧!”他抱怨,“难道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奴役可爱的弟弟吗?”

她揉了揉弟弟蓬松柔软的头发反问,“不然呢?”

“你还会走对不对?”

秋颔首,“大概会在一周后离开。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秋解释,“她会过来找我们麻烦的,我不能冒险。”

金沉默,想起那个逆光出现的女孩,足以同太阳媲美的姿容,她的脸被头巾挡得严严实实,只有一双眸子露了出来,蓝蓝的,是跨越群山后才能看到的还有的颜色,少女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审视着踉跄摔倒的他。

“你是谁?”她像是很感兴趣,亲切问。

旋即她又笑了,“不重要,”她的嗓音清脆婉转,“我问了个蠢问题,”杏仁般水灵灵的大眼睛眯了起来,充满孩童的天真。

“杀了他。”少女下令。

冷汗爬满了后背,少女身后的侍从已经抽出了剑,锋利光芒照得金几乎睁不开双眼,在高温天气中他竟然倍感寒冷,而陌生女孩早已对他失去了兴趣,役使坐骑朝着前方跑去,马蹄荡起尘土,不过眨眼瞬间,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已经冲着旗帜引领的方向远去。

所幸格瑞及时赶到救了他,接着他们一个喋喋不休一个缄默沉静走近了村子。

村落中央矗立的高旗不知被谁砍倒了,压扁了帐篷,几位武装齐全的将士大笑,点燃火把扔进村子,还有类似文官的人在清点俘虏,少年们看到了好几张熟悉的面孔,金和格瑞大气不敢出一口,屏息,面面相觑。

他们在彼此眼中看到茫然、以及恐惧。

“跟我来。”刻意压低的熟悉的声音在他们耳后响起。

是秋。

金和格瑞对视一眼,默不作声,尽可能放轻脚步跟在姐姐身后,并未走太远,“她来了。”秋充满疲惫。

“谁?”

“新任的西区总督,星月魔女,她来捉命运之子了。”有人恨恨道。

他想起那个蒙面的漂亮女孩,那个女孩的马匹正是装饰着一面绣了弯月与星星的旗帜。

秋揉了揉太阳穴,“我要走了。”

金惊讶,“什么?”

“我要走了,”少女微微一笑,她弯腰摸了摸弟弟的头,“她很快就会发现我并没有死,只要命运之子还在村子一天,星月魔女就不会放弃的。”

“我会不断放出消息来干扰她。”

“再见。”

秋并未耽误太久,她向来雷厉风行,公布决定后,少女便随意带了些行李出发了,金则被她留下同村民呆在一起,他们不敢返回村子,只能在山洞里远眺,总督府的军队放火点燃了整个村子,金早已不记得那团大火烧了多久,只记得橙色的焰光明亮温暖,它在大地上舞蹈,也在每位村民的瞳孔中跃动,在他们心上刻印下一个痛苦的回忆。

现在,她还会来,携带着烈焰燃烧舔舐他所生活过的大地。

金回神,悄悄打量秋,他的姐姐曾经爽朗又好看,现在仍是好看的,只不过看起来忧郁且满腹心事。

“姐姐,”少年小声问,“你觉得成为命运之子好吗?”

“好?”秋不解其意,“你是指哪方面的好?”

“成为英雄不好吗?”

女子无奈,“哪里有英雄和我一样东躲西藏啊。”

“我不过是想要保护重要的东西,”她又像离开时那般揉了揉弟弟的头,这个动作引起了金的反抗。

秋笑了,她抱紧弟弟,“快点长大吧。”她殷切地说,“快点长大吧,大家都在等着你。”

“等我?”

她伸出一根手指点点少年的嘴唇示意他禁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金没有继续追问,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于是转而凝视起天空,白星光芒明亮异常,在光年以外的宇宙,在金一辈子都无法抵达的远方,这颗星正在燃烧自我,只为几夜的明亮,莫名其妙的,他突然觉得,自己也会像这颗星星般燃烧,只为了在某双瞳孔中留下痕迹。

 

 

“我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刻。”

凯莉拿开望远镜,将它递给副官,心情颇好对着老骨头说,“自从六年前她在我眼前逃走,我一直都在等待着向她复仇的那一刻。”

老骨头爽朗大笑,“那如果再让她跑了,岂不是很丢人。”

“有什么好丢人的。”女总督摆摆手不以为意,“嘉德罗斯、雷狮还有安莉洁都没抓到她,倒也不显得我无能,说到底,第一次来抓她不过是想稳定人心,现在我坐稳这个位子了,抓到她不过是锦上添花。”

少女绽放了一个纯真的笑容,“但是,我很喜欢和她玩猫鼠游戏,倒也感觉这里的日子没那么无聊。”

“再不磨炼磨炼,这帮家伙恐怕连刀怎么用都不知道了。”她眼睛不着痕迹瞥了瞥身后的军队。

“您多虑了。”银发的男子浅浅笑,这句话反而引来凯莉一个大大的白眼,“是吗?我亲爱的哥哥,”少女讥诮,“看看他们害怕的样子,我听说有部分毕业于您筹办的军官学校,看来您一定对教育他们非常用心。”

“他们将您的软弱学得非常透彻。”

“别在战场上说泄气话,”鬼狐天冲仍旧微笑,“何时出发?”

“再等一会。”少女说,“还不是时候。”

“但愿你的耐心能够为你带来好结果。”鬼狐温柔祝福。

 

 

金强行抑制回头看的冲动,他拼尽全力向前奔跑,相同的旗帜又一次逼近村子,他们本就人丁稀少,更不用提武器上面的差距,这次运气相当糟糕,是在准备晚饭时被总督军袭击,逃出来的人寥寥无几。

突然一簇烟火升起。

追赶他的士兵停下脚步,他们仰头看烟火消失,对视后小声交换意见,少年更是拼劲全力逃跑,赤裸的脚掌被砂子磨得发红发烫,但他并不敢停驻,可身后的紧迫感却消失了。

疑惑。

金找了能藏身的地方歇脚,但大脑一直高速运转,思索至今为止发生的一切。

发生了什么?

 

 

几根枯枝,不断滴水的山洞,太过潮湿以至于老骨头不管怎么做都无法使这几根树枝燃烧起来,他放弃了,坐到小主人身旁。

少女挪了挪身子,以便心腹能坐得更舒坦一些,凯莉解开头巾,将它摊开放在男人腿上帮助他取暖,“风湿病。”凯莉简短解释。

她又从贴身衣物中摸索出来了银质打火机,“幸好我还有这个。”

小火苗很快灭了。

“该死。”黑发女孩小声诅咒,冒出一长串脏话。

“凯莉小姐,您不能这样。”老骨头虚弱反驳。

“得了吧,我已经不是总督了。”她满不在意,低低笑出声,“鬼狐倒也真是有胆子,计划了这么一出大戏。”

“篡权。”少女琢磨这个字眼,笑意忍不住加深,“他那么认真,我当然要陪他演下去。”

“您的打算是?”

“你留守原地,”她仍旧是趾高气扬的。

“我要去别的地方逛逛,”少女卷起一缕长发,“顺带看看我那些兄弟姐妹愿不愿意帮帮可怜的小凯莉。”


------------------------------------------------------------------


会是有生之年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45)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