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喻橙】Sleeping Draught

是果果点的喻橙!HP paro的喻橙,然而我完全没有写出来那种的感觉(。)是我辣鸡qwq


文中的魔药制作来自pottermore


高度高度高度OOC预警真的真的真的OOC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OOC


其实感觉魔药设定挺有意思的,想搞个这样系列的all橙(你住手!)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可爱!!!!!


-------------------------------------------------------



四支薰衣草。

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但是教室里研钵磨碎药物的声音遮盖了他的声音,所以喻文州也有了光明正大不去听他说话的理由,纤细的薰衣草被磨成了粉,少年仍觉得这样不够完美,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两勺标准配料。

一起研磨。

……

该死,他不该分心的,这让他看错了魔药书的步骤。少年有点懊恼,但是想了想这样大概也许不会影响到结果,所以顺势将遗漏的配料加进去,将两种药材混合磨成细细碎碎的颗粒,他的同桌已经开始加热坩埚,话也因此变得少了起来,蒸汽一点点弥漫在教室里。


两滴弗洛伯毛虫黏液。

完美。


再加入两份配料。

喻文州小心翼翼将配料抖进去,勉强遮住锅底,摊成一个圆。


加热。

拉文克劳少年也开始加热自己的坩埚,时间很短,三十秒,他在心底一下下数着数,确认火力和时间刚刚好,身后传来了爆炸声,大概是有人没有掌握好,水汽更浓了,喻文州想要松松他的拉文克劳领带,但又怕这个多余的动作影响下一步行动,于是作罢。


加入研磨后的混合物,然后挥动魔杖。

眼疾手快加入它们,喻文州从袍子里掏出魔杖,抖动后药水已经开始咕噜咕噜冒着泡,不时发出噼啪这种类似泡沫破裂的声音,薰衣草已经溶解其中,将整个药水过渡为梦幻透明的紫色,黄少天显然已经忙完了自己的那份药水,他伸长脖子看了看喻文州的坩埚,简短评价,“我觉得喝了这种药水只会让人做噩梦,真的能睡得好吗,你看看它的颜色,太可怕了,简直比叶修还要可怕……”喻文州笑了笑,选择性聆听黄少天的说话。


等待一百分钟。

他们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课的,每个学院都会有几个特别显眼的漂亮女孩,格兰芬多当之无愧是苏沐橙,在这漫长的酝酿时间里,有不少已经结束了的男孩偷偷瞄向那个坐在第一排的格兰芬多姑娘,她的红色围巾放在桌子,少女可能是觉得宽大的长袍过于碍事,索性将它脱了下来,衬衫袖子被她挽了起来,露出一节小臂,在如梦似幻,裹着轻烟和水汽的魔药教室里如同玉石般光泽迷人。


加入两份标准配料。

沸沸扬扬的教室又重回了安静,学生们皱眉打量自己的药水,同教室里的氛围相似,不安分的魔药已经趋向于平和,等待着最后几步操作。


加热一分钟。

“但愿我的锅不要爆炸。”黄少天嘟囔,他只剩下最后的几秒了,若是失败不仅仅意味着要重新再来,还可能被魔药教授叶修讽刺,喻文州安抚性宽慰了几句,他听到了格兰芬多的方向传来了爆炸声,眼神不受控制向长桌的另一边望去,长发的格兰芬多姑娘惊魂未定,显然是被身后突如其来的爆炸吓到了,她摆摆手,微笑,示意自己没事,也许是错觉,拉文克劳少年觉得她明亮的眼睛似乎看了自己一眼。


缬草。

白色的花,花瓣湮灭在药水中,已经有人做好了药水,正在等待教授评价,喻文州不慌不忙,他有信心能够拿到一个高分。


顺时针搅拌七次。

“不错,”叶修走到了格兰芬多长桌,教室本就安静,他声音不大也能传遍每个角落,所有人装作关心坩埚的样子竖起耳朵听魔药课教室对那位同学的评价,“很不错的安眠剂,苏小姐,格兰芬多加五分,为你第一个完成了本节课的任务。”

“叶不羞又偏心。”黄少天抱怨,他只比苏沐橙晚了那么一会举手,便被叶修无视了,“他只是想为格兰芬多加分。”

“冷静,少天,你确实比苏小姐要慢了一会。”喻文州安抚,他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的薄汗,“他等会就会来给你打分,我认为你还是不要抱怨太多比较好。”

金发少年瘪瘪嘴,叶修教授确实朝着他这个方向走来,教授看了看他的坩埚,“很有你的风格,黄少天,”他啧出声,“还算不错,不过我是不会给你加分的,因为喝了你的药水的话,恐怕会做一个充满了你的废话的噩梦。”

“这理由不成立……”


抖动魔杖,完成。

“教授,”儒雅少年出声打断了他们之间幼稚的舌战,“我完成了。”

“让我看看。”叶修转身,研究起他的坩埚,透明澄澈的液体,仅仅是看了一眼,便感受到有一个安逸美好的梦境凝结蕴藏在其中,“不错。”魔药课教授心不甘情不愿说,“反应慢还是有点好处,能让你的魔药充满细节。”

“喂,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微微一笑,“谢谢。”他过于平淡的反应令叶修觉得无趣,男人瞥过眼睛,又转去研究别的学生的坩埚。


整理教室。

“对不起,我希望你不要在意。”苏沐橙饱含歉意说,“他没有恶意,也很欣赏你,但是,”她长叹了口气,“他只是有点过度保护。”

“我知道。”喻文州在清点物品,他对着格兰芬多少女点点头,“他只是不喜欢我们在一起。我不在意。”

他从长袍内侧口袋里拿出紫水晶瓶子,里面是他偷偷留下的安眠剂,他将它塞入苏沐橙的口袋,“送给你,沐橙,”少年纤细手指灵巧替女友系上格兰芬多围巾,最后将小狮子刺绣留在外面,“愿你有个美梦。”

少女罕见起了逗弄的心思,她顺势替喻文州整理了领带,“做个有你的美梦吗?”苏沐橙问。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低垂的眼睛不知何时盈满了同魔药相似的,如水般大的温柔,他亲了亲女友的唇角,“如果你愿意的话。”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2)
热度(48)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