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猫瓢】蝴蝶结(上)

高度高度高度OOC预警,私设如山,不涉及主线剧情,大概就是玛丽娜和艾俊直至归还力量都不知道彼此身份,成年后重逢的故事,慎入

高度高度高度OOC,慎入!

名称已经尽量了,欢迎小可爱捉虫!谢谢!

是给荼荼的生贺!生日快乐啊小天使! @荼郁学姐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可爱,谢谢喜欢!

-------------------------------------------

01.

玛丽娜确认没有遗落物品后,准备锁门离开,今天成果不错于是她决定早点下班放松一下,更重要的是,她需要确保明天精神抖擞,阿雅的婚礼迫在眉睫,而且她还要担任伴娘这一角色,玛丽娜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使至亲好友的婚礼完美无缺,所以,她决不允许自己脚步虚浮,疲劳颓废。

滑动手指检查备忘录,艾俊松了松领带,其实他很喜欢这条蓝菱格领带,不过现在这玩意几乎令人窒息,推开平板电脑,上面只会是心烦意乱的工作行程安排,他在考虑要不要早点睡觉,毕竟明天是高中时关系相当不错的姑娘的婚礼,身为模特以及朋友,艾俊觉得肿着眼睛,憔悴一点也不符合他的风格,因此,他关掉了所有通讯工具,安然沉入梦乡。

02.

这注定是个好日子,自然光落满房间,太阳将祝福吻在新娘额头,玛丽娜推开门扉后便看到明镜映出阿雅紧张羞涩的脸庞,婚纱裁剪得体勾勒出新娘丰满腰肢,她的裙摆垂成一朵完美纯洁的马蹄莲,下摆刺绣精致繁复,看上去亮亮的,随着阿雅的动作仿佛被赋予生命一样生动,玛丽娜不禁微笑,既为这条漂亮裙子,也为这美丽新娘。

“你迟到了。”阿雅从镜中看到来人,她弯起唇角打趣,“我还以为你看到了艾俊,忍不住去搭讪,于是浪费了点时间。”

玛丽娜责备地看了她一眼,手指伸入对方浓密蜷曲的棕发中替阿雅整理发型,“我没有,”混血女孩解释,“我只是去核对每件都在按照步骤进行,说真的,我甚至不知道你邀请了艾俊。”

“为了你我总是要的。疼!玛丽娜!”新娘半眯眼睛揶揄,尚未得意完毕便被对方恶作剧般抓了抓发丝,“这是个小小的教训。”伴娘玩笑道,“阿雅,我对他已经不感兴趣了。为了避免误会,还是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棕发女人叹息,“好吧。”棕色大眼睛中溢满理解,“我只想你开心。”

“抱歉到打扰你们了。”阿雅的母亲推开门探头催促,“不过我想是时候了。”

玛丽娜替阿雅带上面纱,示意好友起身,又理了理那条长下摆的裙子“我明白。”她给了新娘一个真诚拥抱,“我也想要你开心,所以,享受你的大日子,不要想别的好吗?”

“还用你说。”阿雅回道,深吸气,“我看起来怎么样?”

她在那双蓝色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婚纱完美无缺,一代又一代传递下来,母亲曾经在婚礼上佩戴过的银项链此时正静静躺在褐肤女人的胸前,玛丽娜没有回复,只是静静微笑,阿雅忍不住加深了笑意,“也许我已经得到答案了。”

“但是今天我可能会搞砸。”阿雅又小声嘟囔,这使她受到了玛丽娜的一记重击,她揉了揉背,“好吧,我准备好了。”

“那就出发吧。”

但愿一切顺利。阿雅有些紧张,继续深呼吸平复心情。

03.

“你真的不打算试一下吗?”尼诺煽动他,眼神不断飘向女孩子们,当然,他并不是对她们产生了兴趣,艾俊心知肚明,他有感情深厚的女友,大概是坠入爱河的人惯有表现,尼诺在帮助朋友摆脱单身这件事上面展现了别样的热情,不断邀请艾俊参加各种各样聚会,然后同女友卿卿我我,将小可怜艾俊抛在一边。

现在他更热情了,尼诺几乎是热切凝视着朋友,“你看,那是玛丽娜。”我知道,艾俊想,他声音太大了,漂亮的混血姑娘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迷茫环视一周,并未发觉到底是谁喊了她的名字,便继续同朋友们交谈,艾俊有些心虚,拍了拍褐肤男人后背示意他安静些,而对方显然没有察觉到金发男人发出的信号,仍旧滔滔不绝。

“玛丽娜,她很漂亮,而且性格温柔正直,况且她之前好像对你有种非同一般的感觉。”朋友介绍,仿佛他是长辈看着那位姑娘成长,“你真的不去吗?”

“真的。”艾俊心不在焉敷衍,“听好了,兄弟,我现在只想专注于工作,至于爱情,该来的时候总是会来,只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尼诺瘪瘪嘴,看上去打算再说些什么改变他的主意,可艾俊聪明地找了个借口离开,他拿了杯香槟时不时抿上一小口,再看看腕表,好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在等什么人,或者自娱自乐不需要同伴,金发男人游离在人群之外,他保持礼貌但绝不亲近的距离,怡然自得围着会场散步,直到他撞上了那个女孩。

“对不起。”玛丽娜转过身急匆匆道歉,“不好意思,但愿我的莽撞没有……噢,”蓝色的眼睛倏然瞪大,“你好,艾俊,好久不见,以及,真的很对不起,但愿我没有……”

他有些忍俊不禁,打断了那姑娘断断续续不成句的话语,“你好,玛丽娜。”金发男人浅浅微笑,“确实好久不见,你最近怎么样。”

“挺不错。”黑发女人回以笑容,“我自己经营了一家服装店,情况时好时差,不过好在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我喜欢设计,虽然现在可能没有很多人会买我的衣服,但是还是非常开心,好吧,我想我有点词不达意,你呢?艾俊,我看到最新一期杂志封面仍旧是你,拍得非常帅气。”

“谢谢。”他搔了搔头发,这个动作让男人显得更少年气了些,玛丽娜嘴唇忍不住弯了弯“你知道,模特,嘿,”艾俊指指她的后背,“你裙子后面的蝴蝶结。”

“啊,”玛丽娜扭过头,两条丝带可怜兮兮垂下,女孩反手想要将他们整理出想要的形状,但难度太大了,不管怎样都无法系出完美的蝴蝶结,艾俊默不作声看玛丽娜一次又一次尝试,她看起来窘迫尴尬,他想了想,终于出声询问。

“需要我帮忙吗?”

玛丽娜环视四周,现在她身边并没有熟稔的女性友人,穿过整个会场去找别人帮忙意味着要拖着两条丝带晃来晃去,她咬着嘴唇难以抉择,“好吧,”玛丽娜转身,“拜托你了。”

“非常感谢。”她又补充。

怎么系出来好看的蝴蝶结呢?艾俊捻起一根丝带不住打量,玛丽娜今天的裙子很漂亮,他不想系出歪歪扭扭的蝴蝶结破坏这份美感,金发男人久久凝视着这条白色布料,犹豫纠结,时间与空气仿佛在这瞬间凝结,混血女孩在这份静谧中身体逐渐僵硬,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安几乎快要具象化弥漫出来,她稍稍侧头,想看看对方到底在干什么,但艾俊手指抚摸的地方仿佛不是丝带而是她的腰肢,滚烫快要将玛丽娜的理智灼烧殆尽。

“抱歉。”艾俊小声嘟囔,他开始将两条丝带联结,注意不让双手触摸到女人,避免因为肢体接触而尴尬,玛丽娜今天梳了个发髻,艾俊恍惚记得念书时少女喜欢梳成两个低低的马尾,光滑柔顺的头发,像极了他的搭档。

他那位勇敢聪慧的搭档,自从归还能力后再也未曾见过的搭档,戴着红色瓢虫耳饰的少女,玛丽娜选了一对明亮的红宝石耳饰,艾俊朦朦胧胧不知为何竟将二人身影重叠,就好像他现在正将两条丝带缠在一起。

“好了。”迅速放开双手,男人稳了稳心神,黑发女人不住道谢,他摆摆手示意没什么,玛丽娜很高兴,这段插曲对她影响并不大,她道谢然后去往女孩们身边,却被对方一把抓住手腕。

“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艾俊支支吾吾,觉得自己难以理解,他对上玛丽娜明亮璀璨的蓝色眼睛,神使鬼差邀请。

“好吧,实际上是有的,”他的音量越来越低,“嗯……”

“嗯……等你闲下来,愿意和我出门喝杯茶吗?”

-------------------------------------------

写文的时候一直不断循环Aimer的蝶々结び,强烈安利去听一听(其实感觉应该很多小可爱都已经听过了),当听到Aimer和洋次郎合唱的“这个湛蓝而宽广的世界,从无数零散的线中,两个人分别选出自己的线,相互接近交织在一起”,突然非常非常感动,无形的线将他们两个紧紧联系在一起,哪怕曾经分别过,只要仍旧握着那根线,仍旧能够找到彼此(突然胡言乱语)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64)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