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安凯20h/17h】无题

高度高度高度OOC预警

和森渊太太的联动233333 @清明游江图 

梗源自 @风雨不动安如山 太太,非常感谢授权使用,真的真的非常戳的梗,超级感谢!

非常荣幸能够和太太们一起参与其中,感谢喜欢!

-----------------------------------------------

01.

“纱布……”

“……酒精……消毒……”

安迷修动了动眼皮,他的手指无意识颤抖,仿佛身体仍停留在战场感受大地震撼,男人翻了个身,将头埋在枕头下想要隔绝周围喧闹沸腾的交谈,除了尖细朦胧的女声,似乎还听到炮火嗡嗡作响,即使他安然无恙躺在营地不太舒服的病床,甚至伤口都不再痛楚,宛如被关在密闭的厨房,炉灶上滋滋作响的沸水壶使他听不清楚,壶口不断喷出蒸汽,水雾模糊视线,他看不清一切,安迷修的感官敏锐度急剧下降,这对一位军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缺陷。

“喂,”有人冷冰冰唤到,“既然已经醒了就起来配合一下吧。”

女医生脸庞尚带稚气,圆珠笔在笔记本上圈圈划划大抵是在记录每床病人的情况,一身宽大工作服的她神情严肃疲倦,战况激烈,接踵而至的便是医疗物资短缺,饶是凯莉以优异成绩从医学院中毕业也无法应对这种情况,恐怖死亡黑色阴影弥漫绿色帐篷中,惹得这些军人们心浮气躁,她不得不费劲精力摆出恶魔面孔威慑众人,哪怕是面对伴侣。

在凯莉彻底发怒之前,安迷修明智决定撑起身体,乖巧回答医生的问题,他凝视恋人皱眉嘱咐护士更换药剂,看上去情况不太妙,男人想,在凯莉终于登记好情况后小声问,“我怎么样?还有多久能上战场?”

“只要我还在这里一天,你就不可能去那里。”军医翻了个白眼,将便签撕下恶狠狠贴在安迷修床头挂着的记录本中,“好好休息。”

他悄悄地将手指从被子中伸出拽住对方上衣一角,故意扮得可怜兮兮请求,“拜托了,凯莉医生,”年轻军官眨眨眼,“如果您滥用职权把我拘禁在这里可是会被处罚的。”

“没门,”女人挑眉无视他,“你的情况并不理想,”想起男人被送入营地中肮脏狼狈的模样,又忍不住蹙起眉头语气强硬,“英勇的安迷修少尉,竟然会因为高烧昏倒在战场,如果不是您的战友反应足够快,我想我要带着您的骨灰盒回去了。”

“骨灰盒?”安迷修显然不喜欢这个设想,反驳道,“我只是轻微不舒服,不可能轻易倒下的,我们约好了,等战争结束一起回家。”

“是的,我们约好了,”凯莉讥诮,“可是没说是活着一起回去还是灵魂飘回去,事先说好,如果你死了,我可不会守寡。”

“我不会给你机会的。”年轻军官轻笑,湖绿色瞳孔灵动快活驱散走这些天来一直顽固盘旋在凯莉心中的愁云,她也笑了,拽出一直隐藏在衣领下的项链,对着丈夫晃了晃那枚暂且充当吊坠的戒指。

“好,记得你的承诺,我的少尉。”

 

 

02.

有的双手剥夺生命,有的双手拯救生命,手套同样沾染血液,意义却大相径庭,安迷修并不会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后悔,他不喜欢那种鲜血淋漓的场面,可安定和平总是要有人做出牺牲的,他摸了摸腹部缝合过的伤口,阑尾炎,高烧,男人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退场,他做过噩梦,子弹射入躯干在体表晕染出一朵朵赤红玫瑰,他默默躺在战壕中,硝烟炮火,尘土飞扬,世界仿佛凝固,所有动作都被放慢,没人发现身负重伤的安迷修,直至清点战场,而那时他早已悄无声息,外套上新鲜绽放的玫瑰变色、枯萎,一如他的生命。

梦中,他漂亮的医生夫人红着眼眶替他清洗身体,他悬浮在空中安静凝视着凯莉,看她用毛巾擦去自己脸上的黑灰还有红色污渍,看自己重新变回那个精神奕奕英俊的小伙子,看凯莉最后一次深情亲吻自己的嘴唇,哪怕它冰冷僵硬。

真是因为知道命途晦暗不明所以才要珍惜当下吧,男人想,伤口有点痒,他是想要抓一抓的,但是如果这么做了,凯莉必定凶狠警告,同他冷战好几天,安迷修抿唇强忍笑意,倚着床笑看女医生板着一张俏脸语气不善震慑躁动不安的病人们,痒痒的伤口在骚动,令他不禁冒出大胆想法,安迷修趁着凯莉分神,悄悄掀开被子伸出腿打算遛下床。

“安迷修少尉,”黑发女医生倏然转身抛去一记眼刀,“请您躺好,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男人讪笑,举起双手佯做投降,乖乖躺下去闭目养神。

还是老样子啊,他小小感叹。

凯莉曾说言不由衷是女孩子的特权,当时安迷修表示赞同并且快速亲了她的唇角,趁着少女怔神时将她拥入怀中,少年喜欢看恋人红了脸庞还要强作镇定,她总是带着亲切温柔的面具,做事有条不紊,此刻难得的慌乱让安迷修忍不住想要更近一些亲吻她。

“就此打住。”黑发少女一本正经拒绝,可弯弯的眼角明显提示她心情不错,所以安迷修无视了她的言词,俯身同她分享双唇的温度。

普通又甜蜜的情侣,对他们来说,战争不过是书本上浅薄的字眼,搭配黑白图片印刷在纸张,遥远陌生,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同他们有关,比起缥缈残酷的硝烟炮火,安迷修更想关注别的在眼前的事情,他渴望用自己的双手坚持正义,绝不姑息罪恶,青葱少年同恋人漫步在校园,他一步步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坚信伴侣会一同前行,安迷修想,凯莉大概永远不能成为一名温柔的医生,但是她会是好医生,他们将改变整个世界。

 

 

03.

金和紫堂幻决定去大洋彼岸留学,他们走的那天阳光明媚,夏日哪怕到了黄昏时刻也是热的,熏染过的金色云朵大片大片占据天空,色彩浓重仿佛缓缓展开的油画,而脚下港口码头,时不时有浪花拍上石阶,白色的浪花与深蓝色的海洋界线鲜明可见,金和紫堂幻站在夹板挥舞帽子同他们告别,安迷修也尽力挥动双手,他的女友表情严肃站在身侧,凯莉看上去非常不高兴的样子,但安迷修知道不是这样,她只是不安,不安于朋友在海外是否安全,不安于报纸上越来越多充满火药味的新闻,战争似乎一触即发,黑发少女觉得命运缥缈不定,她尚未想好如何面对。

“凯莉。”安迷修握紧女友的手,他很少会有如此强硬的态度,几乎是蛮横粗鲁,青年分开凯莉的手指使他们十指相扣,接着他在对方讶异困惑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个的窘迫微笑。

“什么?”黑发女孩挑眉,她看着恋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便以为不过是安迷修心血来潮的恶作剧,转头接着凝视船上的朋友们,汽船即将出行,发出声响提醒众人尽快告别,金将帽子挥得更起劲了些,煤炭燃烧吐出阵阵烟雾,凯莉只觉得那些黑色气体通过鼻腔进入身体,笼罩在心脏,提醒她这不是一个平稳安定的时代。

安迷修敏锐察觉到了她的焦虑,他没有说话,只是安抚性将凯莉的手握得更紧了些,青年也看向汽船,那白色的庞然大物呻吟着向着圆圆落日前行,汽笛声惊起了白色海鸥,鸟儿拍打翅膀尖叫飞翔,甲板上的乘客很快在视线中模糊成一个个小小的圆点,送行的人们也渐渐离去,可拥挤喧嚣的码头似乎并不受其影响,仍旧水泄不通,送完了这些人,还有别的人要远走,同样也会有别的人会回来,黑发少女默不作声看着金和紫堂幻搭乘的轮船渐渐被海与天的分界线吞噬。

“凯莉。”安迷修再度呼唤,这次,在那双平静的蓝色瞳孔注视下他没有犹豫,只是将内心想法更坚定了些。

“凯莉,”他深吸气,试图降低疯狂飙升的血压和平静不断加速的心跳,“嫁给我好不好?”

“我没办法说一定会让你平安这种话,”蜂蜜茶色的青年做不出虚假,无法达成的缥缈承诺,“但是我会保护你,直到生命尽头。”

年少时,凯莉曾幻想过自己的婚礼,被高大英俊颇有骑士风范的青年男子在午后和煦暖洋洋的阳光里求婚,他手捧戒指,吐出比诗歌还要真挚优美的爱语,深邃的眼睛中是无限情意,她说了我愿意,于是教堂钟声响起,白鸽环绕在他们身侧,洁白的羽翎洒落满地比任何花朵都要圣洁,都要美丽。

现在,黑发少女弯起唇角打量着面前鼓起勇气求婚后瞬间紧张不安的恋人,他还握着少女的手,像是怕一松手对方就要逃跑,还有那双明明忐忑不安,却还执拗凝视她的碧玉般双眸。

真奇怪,凯莉想,明明不过是常见的,有点傻的承诺,竟使盘旋在内心的阴霾稍稍消散了些,她加深了微笑,恍若看到了明天的日出和未来的希望,这一切都源自于面前的男子。莫名的信任,少女回握了安迷修因为紧张而沁出汗的手。

“好啊。”她说。

 

-----------------------------------------------

想看后续去森渊太太那里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
热度(73)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