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瑞凯】相思渺无岸

高度高度高度OOC预警,一个尴尬的古风


CP:格瑞(捕快)X凯莉(怪盗)


是七七的点文 @柠檬茶环游月球🌟 (半年了。)


尝试写得有文化点然而越写越暴露是个文盲的事实,文中设定全是我瞎编的,连题目都是我百度复制粘贴的,整个人非常非常没文化,想写得文艺点还是失败了,艰难复检作品,如果不嫌弃就好了wqw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可爱!


------------------------------------------------------


今晚月色不错。


老天爷终是愿意赏个脸,下了几日的雨到底停了,洗过后天幕澄澈连带着星子都明亮几分,上好美玉雕琢成圆盘高悬空中,虽说空气尚且潮湿,但这并不妨碍有情人扭扭捏捏互邀出行,凯莉伸了个懒腰,揪开随身带着的葫芦豪饮清酒,没几步走过隔着那条小巷便是街市,小贩早早出摊此时吆喝叫卖,红彤彤的糖葫芦,透明甜蜜的糖人,张灯结彩,川流不息,倒显得少女这边过分清冷,不过她也乐得自在,又晃悠小腿啜了一口,末了咋咂舌头。


“哎呀,”她弯起眼睛笑意盈盈打趣,“稀客。”


青年没有理会凯莉,自顾自跳上房顶,同少女并肩而坐,青砖潮湿使格瑞皱了皱眉,他又站起来拍了拍袍子,凯莉吃吃闷笑,将葫芦递入他手中问,“来一口?”闻言,格瑞旋即眉头蹙起,“哪来的?”


“偷的。”


“骗你的,”少女看格瑞脸色愈发难看笑意更浓,她将葫芦别回腰间,对着格瑞伸出双手张开五指,“清清白白。”


格瑞没有搭话,少女一身黑色劲装,青丝高高束在脑后,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出门凑乞巧节乐子的样子,她今晚有任务,或者刚刚完成,确凿无疑,显然凯莉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察觉到捕快锐利的视线也不过淡淡笑笑,继续眺望闹市。


“你又偷了什么?”捕快问。


少女哂笑,“我什么都没偷,”她辩解,索性起身张开双臂,“不信你搜搜,早就金盆洗手,浪子回头喽。”


“我没兴趣搜你的身,”银发捕快移开视线,“你在这干吗?”


“赏月。”少女笑嘻嘻凑近他,“那么你来干吗?是来找我的?”


不是,他几乎要否认了,但望着凯莉仿若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洋般蔚蓝潋滟的双眼,青年突然犹豫了,格瑞觉得自己像只被踩到尾巴的野猫笨拙跳下屋顶,姑娘们娇滴滴带着欢快的笑声还有喜乐声,突然变得听不太清了,而他又好像听到了积水从屋檐滚落的声音,还有凯莉绵长细微的呼吸,捕快低头盯了屋角不知何时爬出来的青苔好一会,抬头望向对方。


“出去逛逛?”他忐忑。


凯莉倒是答应很爽快,“行啊。”少女也跳了下去,同他并肩而立,突然想起自己一身劲装不太得体,便趾高气扬命令,“等我会,我去换个衣裳。”想了想她又叮嘱,“你可别跟着我,要是跟上来,发生什么事后果自负。”说罢也不等格瑞回应便轻盈如燕从格瑞眼中消失了。


他觉得干巴巴等着凯莉有点无趣,索性随手拽了跟荒草编起了指环,匪夷所思,等会一名捕快要和朝廷通缉的大盗喜气洋洋同去凑乞巧的乐子,倘若被上面知道了怕是立刻小命不保,他不仅没有抓到星月大盗,还和对方看起来关系颇为融洽。


疯了,格瑞长叹气,将草收尾相缠,他不能真的将凯莉送入牢狱,虽说海运兴但到底这片地洋人还是少的,特别还是他这种浅头发淡眼睛典型长相,他早就忘了爹娘长相,大抵是在某次海难中去了,他只记得一片波浪荡漾的蓝,可那片蓝在哪呢,格瑞却说不上来了。


直到他见到了凯莉,那双翦水秋瞳分明是无数次在梦中见到过的色彩,捕快本该将少女押送衙门,但当黑发少女笑起来时眼睛闪烁,他愣神了,在无数次追捕下渐渐形成这种别扭关系,格瑞说不上来到底要不要捉捕凯莉,他觉得自己是不想的,又不明白为何不想。


可能和凯莉也许知道他身世有关吧,格瑞想。


古灵精怪的女孩带着无数谜题偷走了他的心,徒留他一人困惑。


“久等了。”少女姗姗来迟,她小小挪步,“这衣服有点麻烦,所以慢了点。”凯莉眼尖,一下看见格瑞手里揉着什么,“你在干吗?”


“草。”青年简短,刚好已经差不多编完了,干脆将指环塞到凯莉手里,“送你了。”


“呀。”凯莉一惊发现它的形状后哭笑不得,“我们那边指环可是不能随便送的。”


“为何?”他问得坦坦荡荡,到让凯莉觉得自己过分敏感了,所以少女笑了笑干脆收起来,“那行,我就收下了。”她踮起脚尖拍拍青年发旋。


“等久了吧,一会我请你吃糖葫芦。”


“我不爱吃酸。”


“那就糖人。”凯莉安抚,她笑起来没那么多讲究,不会矜持抿唇,也不喜欢拿扇子遮着,小虎牙直直落入格瑞眼中,青年莫名觉得轻飘飘,他移开视线。


“多大人了,还这么挑嘴。”


“反正也不是什么正经吃食。”他反驳,没料到受了少女一击,便不再言语沉默接过糖人,乞巧兴吃巧果,格瑞买了几个递给凯莉,她咬了几口便放了回去,饶有兴致打量四周,有精巧玩意在卖,青年又买了支华胜,质地一般倒是造型别出心裁,不是时下流行的花鸟倒做成了星状。


“我不要。”小姑娘嘟嘟囔囔,咽下山楂,“无功不受禄,你送我绝对没什么好事。”


他半是强迫替对方戴上,唇角竟然连自己都未察觉到露出了一丝微笑。


“很好看。”格瑞突然说。


“是么,”凯莉垂首看起了绣花鞋上面的一条金鱼,目光炽热或许金鱼恨不得能获得生命游走躲避这视线,她莫名窘迫羞涩,“谢谢。”


所幸突然飘起了毛毛细雨来解围。


“下雨了。”


“嗯。”


“有点晚了,我要回去了,”凯莉抬头凝视着格瑞的眼睛,“再见,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下次再见面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你每次都这么暗暗发誓,但没有一次做到了。”少女笑,格瑞突然感觉凉凉的,他摸了摸头发,刚刚送给凯莉的华胜竟被少女戴到了他头上,他想取下来却被对方制止。


“很好看。”她笑,潇洒转身。


纤细瘦弱的身影如同一缕清风在人群中消失,想来也是,凯莉身为怪盗,如何快速脱身必定得心应手,格瑞在好奇打量眼神中取下发饰细细描摹它的形状后收回袖中,仿佛这样做就可以收回他被那抹倩影所吸引走的所有思绪。


------------------------------------------------------


艰难复健作品,很OOC,超级,辣眼睛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74)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