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秃秃头

【8.9金凯日】Colorful

拙劣的模仿了安房直子的风格,有借用梗,如果不合适会删掉这篇文

高度高度OOC预警

文笔相当垃圾,看看乐子

感谢所有喜欢我文字的小天使!谢谢!

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听到歌,但还是试一试吧……

-----------------------------------------

小魔女笑,我要走啦。

也许我们会在春风吹绿田野,夏雨滋润田野,秋日染黄田野,冬雪拥抱田野时再见。

你并不孤单,每一次风温柔穿过你的头发时,都是我在拥抱你。


01.天空的颜色

秋愁眉苦脸走在回家的路上,通常来讲,这位姑娘总是快活且乐观,她很少皱眉,脸上的笑比四月里的春风还要暖融融,那么多年来,能让秋如此垂头丧气只有在弟弟出生时被医生告知天生目盲那天,所幸弟弟性格开朗所以姐弟两人很快振作了起来,在父母去世后相依为命也算过着幸福生活。

起因在于丹尼尔送给金的一把小椅子,小男孩很懂事,在他生日那天,秋暗自拜托丹尼尔,镇子上最好的木匠,为他打造一把舒舒服服的椅子,木匠不负所托,当金坐进去的时候,胳膊放在扶手上,正正好好,“虽然我看不见,”他说,“但是我猜这把椅子一定是最漂亮的天空的颜色。”

姐姐知道弟弟喜欢天空的颜色,因为所有人都在夸赞他眼睛仿若水洗后的天空,但是,很可惜,这把椅子的颜色并不是那种明媚的蓝色,它是最普通,最朴素的褐色,是树木未经油漆涂改的颜色,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秋决定实现金的愿望,少女跑遍了整个小镇,拜访了周围所有的商店,都没有发现她需要的油漆。

唉,该去哪里找天空的颜色呢?

“姐姐,”小女孩笑嘻嘻呼唤秋,“姐姐,可以帮我个忙吗?”她小脸脏兮兮手里握着一把粉笔,踮起脚尖示意“你看我长得不够高,可以拜托你帮我在最上面画一朵花吗?”

那是非常神奇的粉笔,当秋握住它们时,仿佛水在手中流动,能够感受到轻柔的波浪,红色的散发着玫瑰的芬芳,绿色的则有树叶的柔嫩,她不禁着了迷,在最上方画了一朵又一朵鲜花,直到小女孩拽了拽她的衣角。

“姐姐,你画太多了,”她气鼓鼓抱怨,“我都没地方画飞鸟了!”

“对不起。”秋非常不好意思,她揉了揉头发,仔细看了看小女孩的涂鸦,最下方是绿油油的草丛,一株苹果树茁壮生长,枝头挂着红彤彤的果实,还有洁白的尚未成熟的花朵,枝叶蔓延占据了大片面积,还有一小块留白,秋不禁问,“这里你打算画些什么呢?”

神秘的少女笑了,“我打算涂上天空的颜色。”她晃了晃手中唯一一只蓝色的粉笔,随意涂了几下“很稀有哩!”

是天空的颜色!秋眼睛一亮,她不假思索,“你在哪里买到的天空的颜色?”

“不是买的哟。”

她眨眨眼,“姐姐想要这种颜色?”

“对呀,”少女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话,简略说过弟弟金的事情后她目含希冀,“可以告诉我怎么获得吗?”

“很稀有啊。”黑发小姑娘嘟囔,她吹了口气,神奇的是,画在墙壁上面的画全部飞了出来,去向远方,“这样吧,姐姐。”

“你明天带着瓶子,还有一支毛笔在这里等我,但是这种颜色非常珍贵,你需要拿东西和我交换。”

“我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秋答,“你要什么就拿去吧。”

“那就说定了,”她眉眼弯弯,“我叫凯莉,我给你天空的颜色,你要把最珍视的宝物交换给我。”

第二天,秋早早便来到昨日的街道等待凯莉,春天的风相当舒服,带着醉人的味道,少女静静站在那里,空荡荡的瓶子里摇晃着透入的日光,小姑娘姗姗来迟,“姐姐,你蹲下来。”她的拇指和食指涂了指甲油,四根手指摆出三角形,“往里面看呀。”凯莉唤。“然后把毛笔蘸进去,接着放入水中,就会有天空的颜色啦。”

呀,手指围成的小窗子里面是一幕幕蔚蓝的天空,还有蓬松的云朵,秋蘸了蘸,一缕缕蓝色漂泊在水中,很快变得浅浅淡淡,最神奇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也在不停变换,沉静的勿忘我,轻飘飘的风信子,旺盛的藤萝,鸢尾优雅雍容,薰衣草纤细伤感,还有入夜后浓重的黑暗,一瓣瓣沉睡在秋带来的瓶子里,直到所有瓶子都装满了颜料,凯莉说,“再送你些星星和云朵吧,为了收集这些风景我可整夜都没有睡觉!”

“谢谢你。”秋满怀欣喜,将毛笔软软的头用蛮力弄得弯曲些,捞出星辰,还有镶着银边的云,它们漂泊荡漾在色彩斑斓的梦中,“如果不介意的话,凯莉你愿意来我家吃午饭吗?”

“好啊。”小魔女应承下来,“我也很想看看天空的颜色涂在椅子上会是什么样呢。”

屋子不大但整洁文献,塑料瓶里装着朝阳盛开的向日葵,金坐在小椅子上发呆,他能感受到倾泻在身体上的温柔光芒,脚下一只老猫打着盹时不时用毛茸茸的身体蹭蹭小主人的腿,金觉得痒痒的所以忍不住笑了笑,他听到推开门的声音,除了姐姐惯常的脚步,还有另外一位,轻快仿佛在跳一支芭蕾,小男孩兴奋不已,问,“姐姐!我们来客人了吗?”

“你好。”陌生的客人说,“我叫凯莉,你应该就是金了。”

“是啊,没想到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两位小伙伴很快亲密凑在一起聊天,秋和丹尼尔则热火朝天装点着小椅子,颜料被慢慢涂上去,椅子被覆盖了一层美丽的衣裳,金坐了上去,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啊!”小男孩兴奋,“我看到了天空!”

“还有云和星星!”

还有一位黑色头发蓝眼睛的小魔女坐在月亮上飞来飞去很快乐呢!

“那是我哦,”凯莉扯了扯金的脸颊,“等到下次我可以呆的时间更久一点,我就带你飞上去,感受一下真正的天空。”

“一言为定!”


02.海洋的颜色

自从小椅子被涂上了漂亮的天空的颜色后,金就比之前更喜欢坐在上面了,躺在床上的时候,眼前总是黑漆漆一片,不明白一天过了有多久,而坐在椅子上,男孩可以看见泛着白雾朦胧的清晨,火辣辣大片大片云朵凝结的正午,仿佛喝醉的少女的傍晚,披着一层黑纱妩媚的深夜,他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到时间的流动,也不再孤单,不过比起这些,金根据声音的来源判断出工作结束归家的姐姐的方位,只有沉稳的脚步,他有些失落,但还是打起精神同姐姐交谈。

“欢迎回家!”

“姐姐,”金满怀希望问,“凯莉没有来吗?”

塑料袋窸窸窣窣,秋大概是拿出来了罐头,那东西放在桌子上发出的声音闷闷的,“没有啊,”少女回应,她扎起马尾,打开水龙头清洗蔬菜准备晚饭,“她不是跟你说过了,去找海洋的颜色需要一段时间,所以近期就没办法见面了。”

“我知道啊。”男孩悄声抱怨,“如果当时没那么说就好了。”

丹尼尔去另外的镇子上送家具时带来了一本童话书,“是很有名的作者呢!”少年如是说,并将它送给了金,忙完了一天的活计,闲下来临睡前,秋会短暂的为弟弟念上一段,凯莉有时候也在,小小的魔女坐在她心爱的弯月上垂着眼睫听金发少女讲故事,他们讲了国王与夜莺,褪去自卑变得洁白高雅的丑小鸭,赤着脚在圣诞夜叫卖火柴的女孩,在所有的故事里,孩子们最喜欢的是羞涩可爱的小人鱼,秋讲了一次又一次。

“再讲一遍吧,姐姐,”金央求,“再讲一遍吧。”

“只要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秋无精打采合上书本,“我不需要它了,小美人鱼的故事我已经能够背下来了。”

于是,在小姑娘与小少年的吃吃笑声中,他们又一次沉浸在带着海风味道爽朗苦涩的梦里,小人鱼在曙光到临的那瞬间幻化为泡沫,海浪悲泣,为她的女儿送上离别之歌。

“如果我能看到大海该多好啊,”小男孩喃喃自语,拭去眼角的一滴雨水“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凯莉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漫不经心挑起一缕头发把玩,像往常一样在金渐渐失去意识陷入睡眠的时候轻飘飘,没有任何声音地从窗户飞了出去。

当清晨秋打着哈欠起床,慢悠悠走向餐桌,她发现杯子下面压了一片宽大的树叶,字迹歪歪扭扭,少女仔细辨认了好久发现是封暂时离别书,说她要去寻找海洋的颜色,落款没有名字只留下一轮弯弯月牙,显然来自凯莉。

距离小魔女留下树叶已经有了一周之久,金有些不是滋味,朋友如果来拜访,他的心情会稍微好些,然而当他们离开了,男孩只会感觉更加寂寞,开始时不时思念凯莉和她的恶作剧,虽然被捉弄确实会让金感到郁闷,然而他能真切明白,自己是被凯莉需要的,他们也确实在玩些游戏。

“如果凯莉能快点回来就好了。”

“既然你那么想我,不如帮个忙,把这些颜色涂上去?”有人弹了弹他的额头,仿佛对方的温度透过手指传入了金的脸颊,接着很快流淌到心脏,他一下子蹦了起来,拥抱住许久未见的女孩。

“凯莉!你回来了!”

“真是个傻瓜,”她小心翼翼用一只手拍了拍男孩的背,翠玉的颜色在另一只手提着的小桶里晃了晃差点溢出一部分,“我不仅回来了,我还带来了海洋的颜色,现在,放开我,我们一起涂上海洋的颜色怎么样?”

“好!”

金看不到颜料,也看不到小椅子,没办法,凯莉只能抓着他的胳膊一点点涂上去,笨手笨脚的,一点点液体溅到他的脸庞,金下意识抹去,却没想到霎时眼前出现尖叫的海鸥宛如哭泣在干涸的大地上盘旋,还有翻着肚子的鱼,它们的眼睛无神且晦暗,男孩吓了一跳,摔倒在地。

他问,“为什么鱼和鸟在哭?”

“因为我拿走了海洋的颜色。”黑发小魔女说,她索性自己一人开始上色,金的脸色愈发古怪伤感,男孩张了张嘴,最后反驳她。

“那样不对,凯莉。”他鼓起勇气,“你应该把海洋的颜色还给它们。”

“可是这样你就看不到大海了。”

明明是看不见的,金眼前却浮现出一张表情困惑的少女的脸,露出一个微笑,“没关系!”他牵起凯莉的手,“我看不到大海也没关系,因为凯莉在为了让我看到大海而努力,所以我觉得比看到了大海更幸福!”

红霞飞上了凯莉的面颊,“如果你再说这样说,我就不还给它们了。”她别过头掩饰羞赧,“我已经用掉一部分了,”她晃了晃小桶,“没办法,只能先还给它们一部分,剩下的我自己去想办法吧。”

“不过,”小少女坏笑着唤来月刃,她率先坐上,接着不由分说将金也拽了过来,“你要和我一起去。”

她对着秋挥了挥手,不顾金害怕极了,“那我们走啦,秋姐姐。”

“慢走,”金发少女搅拌汤锅,“路上注意安全,我准备好了炖牛肉等你们。”

清风拂过,金觉得耳朵里鼓鼓胀胀听不清楚,只有风和凯莉破碎的声音,他听不清对方到底在说什么,只能抓紧小魔女的衣角,凯莉无可奈何,她侧头问。

“你听不清我说什么吗?”

“什么!?”金大喊,对方的音量蚊子般细小,男孩怕自己的同样如此,于是加大了音量,惊雷般在凯莉的耳边响起,她更加无奈,“我说我让你闭嘴!”小女孩捂着耳朵回复对方,这次倒是很好传达了,因为金紧紧抿紧嘴巴,眼神迷茫望向凯莉。

“好吧,”她的气焰一下子小了,“对不起。”凯莉诚恳道歉,“我应该想到你可能会不太适应飞行。”

她摸了摸金的耳朵,奇迹的是,金的听力一下子恢复了正常,他难以置信,凯莉咯咯笑出声戏弄小少年呆呆愣愣的样子,“好啦,这下你应该能听见了。”

“抱紧我,”小魔女命令,“我们要加速了,不然今晚可能会错过秋姐姐的炖牛肉!”

紧紧依偎彼此,金有些庆幸自己看不到,所以他不会畏惧高度,但他又充满遗憾,因为除了呼啸而过的风,他看不到红砖砌成的房子,茁壮旺盛的庄稼,粼粼发光的溪水,可当空气穿过他的发丝,金是感觉那么快乐,好像一只翱翔的鸟感受到自由。

“凯莉,”他柔声唤好友的名字。

“什么?”

“我现在觉得,看不到大海一点都不遗憾了”他离魔女更近的一些,猛烈的风中似乎能听到对方的呼吸,“谢谢你。”

因为有你在身边,我觉得所有的遗憾全部都会以另一种形式得到弥补。


03.大地的颜色

日复一日,金长成了强壮英俊的小伙子,虽然他目盲,但没人的微笑会比这位金发青年更加温暖,秋嫁给了丹尼尔,在六月一个天气爽朗的日子里披上白纱,茉莉清香纯洁,尚未结子的石榴花大朵朵盛开在枝头,红彤彤,新娘笑容娇羞比它更加甜美,金拍着手祝福姐姐,归家后独自一人坐在新椅子上,小椅子被放在角落,因为它不适合金了,再也不会有一位爽朗的姑娘每天傍晚推开门为他准备晚饭,中午准备好温热的食物,早晨唤醒他起床,交给他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所需要的一切技能。

“凯莉,”金突然问,“我姐姐今天漂亮吗?”

“非常漂亮。”小魔女伏在桌子上,她简略回答后忆起金的眼睛情况,于是又好心补充,“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通称婚纱,缀着一圈可爱的蕾丝,布料褶皱处理精巧,她的捧花是小苍兰和白玫瑰,我觉得秋姐姐看上去很幸福很好看。”

“饶了我吧,我根本不懂关于衣服的这些。”

“是你先问我的。”凯莉撇撇嘴,院子里石榴树绚烂热烈,宝石般闪烁的叶子,深埋树干的泥土覆盖了一层花瓣,“石榴快要结果了。”

“对呀,”金陷入遐想,“等到秋天,大部分植物都会成熟,听说金色的波浪会在大地之上泛起,带来丰收的讯号。”

“那是大地的颜色。”凯莉总结,“可能我说的不太对,花,草,木,泥土,这些应该都是大地的颜色,你想看看吗?”

“如果可以的话,”少年抿紧嘴唇,“但是你不要去做……”

小魔女打断了他,许久未见的光亮又出现在少女神秘如同星夜的瞳孔,“我知道。”纵身跳上月刃,“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收集起院子里聚集的石榴花,凯莉悄悄采下几朵邻家的蜀葵,白栀子开得正是时候,花瓣被风吹向街道,调皮的小魔女视若珍宝捡起,她脱下皮鞋短袜,挽起袖子去小溪里寻找荷花,又找了几支被修剪下的枝丫,最后,少女挖了一小罐泥土,将它们带回去分别熬制成浓稠的颜料。

“我来了!”

当金再次坐上涂好了色彩的椅子,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踩在湿润却坚实的大地,身侧是五彩斑斓的鲜花,高大的树木洒下一片荫翳,潺潺流淌的小溪里荷花含苞待放,少年笑了,他学着凯莉的样子脱下鞋子,赤脚行走,感受泥土松软向脚趾缝隙挤进去,夏风温热,吹乱了他的头发。

“谢谢你,凯莉!”金发自肺腑感恩。

凯莉出乎意料没有取笑他,“我要离开了。”少女语气平静仿佛是在陈述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你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吗?”

“是的,我们要很久很久不能见面。”

“你自己一个人吗?”

“我自己一个人。”

“好吧,”金给了对方一个笨拙的拥抱,“如果我能看到就好了,这样我可以陪着你,你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少女尝试活跃气氛,“你只会给我带来麻烦。”她讽刺,而泛红的眼圈表明她并不是这样想的,“给我唱首歌吧,金,”凯莉柔声请求,“我们一起找到的那首海洋的歌谣。”

“好。”

清亮的歌声在广袤无垠的大地响起,被带去远方,小魔女替好友整理好他被风吹乱的金发,“你并不孤单,”凯莉说。

“每一次风温柔穿过你的头发时,都是我在拥抱你。”


04.尾声

秋的孩子在三年后的一个春天诞生,金被指引着摸到小婴儿的双手,握成了拳像朵蜷曲的花,内心被一股暖流充盈,他笨手笨脚抱起这个新生命,哼起同凯莉归还大海的颜色时飞鸟教给他们的歌谣。

小婴儿笑了,蓝色的颜色一眨一眨,嘴巴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金忍不住也微笑了起来,“你真可爱。”他衷心赞美。

同姐姐道别后,青年牵起导盲犬回家,他无数次经过秋同凯莉第一次见面的街道,那是回家的必经之路,在小时候,会有很多孩子聚在街上玩游戏,但现在除了路人再也看不到孩童了,比起在户外玩耍,他们更喜欢舒舒服服坐在家里玩电子游戏。

再也不会有一位小脸脏兮兮的小姑娘拽着路人的衣角央求她画上一朵花。

金小心翼翼前行,他不想带来麻烦所以需要万分密切感知周围环境,突然,青年觉得受到阻碍,他转过身,在金开口前,一个万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好,”甜蜜的女孩子的声音说,“请问你愿意帮我在上面画朵花吗?”

“我有珍贵的天空的颜色可以来交换哦。”

-----------------------------------------

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点什么……

金凯真的特别好,特别可爱!然而我太菜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66)
你向上看的眼神一点都不可爱
© 流泪秃秃头 | Powered by LOFTER